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教苑肖像
  

赫金艳:坚守深山铸师魂

   在山高林秀的天华山风景区与天桥沟森林公园群山环抱之间,有一所美丽的学校------双山子学校。经过多年的风雨磨砺,学校完成了薄弱学校到先进学校的转变,已经成为当地的品牌学校,名声斐然,百姓赞许。在从无到有创佳绩,由弱到强树品牌过程中,鲜花掌声的背后,凝聚奉献者的坚守和汗水,赫金艳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位典型代表。
  赫金艳,1988年毕业于丹东市师范学校,1989年,她光荣加入了中共共产党,在这深山里的学校,她怀着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在初中英语教学岗位上默默坚守了28年,担任班主任工作27年。28年一线工作的无私奉献,她品味着桃李满天下的幸福,品悟人生之无穷真谛。
  艰难的起点
  1988年刚刚开始工作的她就担任了班主任工作,那时学校的办学条件很艰苦,冬季教室里取暖的铁炉子弄不好就会冒烟,老师学生被呛得无法上课是常事。每当入冬时,她总是亲自和学生安炉子,带领学生劈柴禾。每天早上都亲自到教室检查学生生炉子的情况,为的就是能够让学生老师上好每一节课。
  物质条件的艰苦并不可怕。教学伊始,赫老师就发现自己的英语水平不能够适应初中英语教学。怎么办?咬牙拼命学!跟老师学,跟教材学,跟资料学,跟考试学!工作时间学,业余时间学,别人聊天唠嗑,她在学,喝着稀粥,啃着馒头,她也没忘了学!那一年,她就是凭着一股子韧劲咬牙完成了一年的教学任务。天道酬勤,当全县抽测结果公布时,她取得了全县第六名的成绩。
  1991年她的宝贝女儿呱呱降生,孩子刚刚7个月,她又开始做班主任了,本来可以帮着照顾孩子的婆婆却因病住院三个月。那段日子,她挨家找邻居帮忙照看孩子,多少次她都是在孩子的哭声中跑到学校的。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孩子耽误过一节课。母爱应该是无微不至的,但是她却把爱无私地给了她的学生。
  不懈的探索
  赫金艳老师是一位追求无止境的老师。教材研究透了,教学水平提高了,而英语教学的大视野、大环境,在她看来还远远没有达到。于是,学识上的继续深造便成为了她又一个追逐的目标。1991年她参加了英语专科函授,1994年获得了专科学历;08年参加沈阳师范大学英语本科函授学习,2011年取得可本科学历,并被评为优秀毕业生。整个班级中,她是年龄最大的,很多人疑惑的问:“你现在都聘上中学高级教师了,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学呢?”“作为一名教师,只要你还在工作,还想做好工作,就必须不断学习,不断充实自己!”这,就是赫金艳老师掷地有声的回答!
  是的,伟人之于常人,其分水岭、试金石,常常只在方寸之间便立见分晓!
  水平有了,能力具备了,赫老师又在思考哪些内容了呢?
  答案是:研究教法,研究学法,研究学生。
  1996年赫金艳老师分别进行了丹东市科研课题和国家级科研子课题研究,开创了双山子学校正规教育科研工作的先河。当时的农村学校,哪里知道什么是教育科研,什么是科研立项!从写科研立项报告到开展各项研究直至达成立项目标,都由她一人独自摸索完成。课题结束时,她独自一人带着一箱子科研资料到丹东市教师进修学院接受专家组验收,得到了好评。2011年,赫老师参加了教育部“十二五”重点专项课题《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区教育三结合机制研究科研项目》的研究,荣获优秀成果奖。
  走进初中英语学习的天地,应试教育制约了教材固定、教学内容固定、题型固定、分值固定。单调、枯燥、乏味,毫无生气是大多数学生英语课堂上的普通情感体验,同时造成学生懈怠、厌学的客观现实,进而形成了“枯燥—厌学—分数低”的恶性循环。学习和研讨使赫金艳老师对英语教学有了本质性的认识理解,进一步的学习和研讨使她的英语课不再是单调枯燥的单词、语法的学习形式,而是手法多样、花样翻新、寓教于乐的快乐学习,口读笔写加大阅读量的迁移学习。她摘选了很多学生喜欢的英语小文章,天文、地理、科技、环境、寓言、通话、民俗等别开生面的内容,指导学生进行阅读,实现了英语学习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结合,实现了学科间的拓展、整合,扩大了学生的知识视野,提高了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和能力,增长了学生们的才干。在她执教的班级,如果下一节课是英语,当堂教师是无法压堂的。因为只要下课铃一响,所有学生就会迅速的把英语课的用品摆到课桌上。
  走进赫金艳老师英语学习的天地,你会发现你自觉不自觉的走进了一个宏观而又庞大的英语学习系统:英语语言思维能力、书写记忆能力、语言交际能力、自信心和荣誉感培养能力相综合的庞大系统。而这一系统的形成,则完全来自于赫老师平时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赫老师的英语课堂上学生轻松自如,课堂程序行云流水,课堂气氛活泼愉悦,以至于课堂上众多”小老师“从容淡定、轻松自信、流畅温馨;以至于听课人和学校领导赞不绝口:“你班上的那些’小老师’,现在完全可以当一名合格的英语老师了!”
  无私的坚守
  农村学校办学条件差,教师待遇低,能够走出大山到县城学校工作是许多农村教师的梦想。赫老师的丈夫是宽甸地区一名优秀的校长,县教育局领导为了免除他交流工作的后顾之忧,2005年县领导特批赫金艳老师可以调入县城工作。他夫妇二人早就想走出大山搬进县城,05年在县城买了房子安了家。但是,对双山子学校的深情使他们舍不得离开,双山子学校师资紧缺的现状不容她夫妇二人离开。就这样,今年拖明年,明年拖后年,十几年过去了,她夫妇二人仍过着“背井离乡”式的学校寄居生活!长期的艰苦生活和劳累,赫老师患上了多种疾病,高血压,胆囊炎,颈椎病,还有严重的咽炎,但这些都从未影响过她的工作。
  学校离家45公里,他们只好吃住在学校,每周只有周末才能回家,只有读高中的女儿自己在家,她们都在学校忙碌着。2009年上半年,是孩子准备高考的半年,也是赫老师带领初三学生备战中考的半年,母女俩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考试成绩揭晓了,赫老师所带的班级中考考出了优异的成绩,但是孩子却高考落榜了。孩子成绩揭晓的那天,她沉默了许久,想了很多,内心复杂极了,对孩子的愧疚感和做一名教师的责任心在碰撞。她对孩子说:”妈妈对不起你,但是你如果当了老师就会体谅妈妈了。”那段时间,赫老师沉默了很长时间,女儿也回避了她很长时间。
  第二年,孩子再次参加高考,被渤海大学师范专业录取。
  赫老师在双山子学校工作以来,从没因个人事情耽误工作,从没因为小病小灾请过一天病事假!她的父母年事已高,曾经做过三次手术,也没有请过一天假,做校长的丈夫让她在家照顾一下老人,她说:“那我的学生怎么办啊?”她只是在休息日时才到父母床前尽点孝心。虽然做了一辈子教师的父母没有埋怨她,但是每当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说:“忠孝真的难以两全啊。”几十年的全勤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是真难!然而赫老师真正做到了。她做到了对教师神圣职责的坚守,做到了对乡村教育的坚守。
  她忘我的工作精神和优异的成绩很快被县里的几个学校领导知道了,陆续几次想调她到县里学校工作,她都婉言谢绝了。至今她依然坚守在这个乡村学校班主任工作岗位上。
  幸福的收获
  赫金艳说她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看着孩子在我的指导下一天天进步。更常说:“带好一个班,把班主任工作做好,等于给几十个孩子良好的生活起点,给几十个家庭巨大的幸福。”她送走的学生已经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可谓桃李满天下了。面对一批批走出大山、奔向祖国四面八方的栋梁,苦辣酸辛早已忘到了九霄云外,一缕笑意,千总情丝,万般慰藉,悄然挂在了赫金艳老师沧桑疲惫的脸上……2015年她送走第九届毕业生后,默默地把学生们留下的小坐垫收拾起来,准备送给下一届新生家庭困难的学生。
  在班级管理上。目标远大,规划长远。“强素质,抓管理”,素质是要义,管理是关键,班级整体建设,内部管理机制,各项规章制度以及操行评定,评分细则,环环相扣,事无巨细,缺一不可。
  教学至今,她执教的班级多次被评为校、县、市级先进班级、团支部。
  1999年至2010年中的四个年度中,她执教的班级无一人辍学,她荣获了双山子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个“全年无辍学奖”
  在教学工作上,她潜心学习教育理论并付诸于实践。真正做到了政策上熟知,理论上精通,理念上通晓,业务上熟稔,“快乐学习,轻松考试,扎实厚重,稳步提高”,使所有学生即学到了知识,有提升力能力;即养成良好习惯,心态,又能德业双馨,健康成长。注重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大力推行愉快教育,尽管放弃了题海战术,学生却十分愿意学英语,考出了相当高的分数。2012年中考成绩揭晓,三年前英语还是零基础的学生,竟然有10人达到140分以上,70%学生达到优秀标准。宽甸县教育局按照毕业人数的40%抽样调查,全县最好的学校英语成绩为121分,而赫老师执教的学生却达到了131分,县内一时传为佳话。2015年中考,按照55%抽样调查,全县最好的学校英语成绩为126分,赫老师的成绩竟然达到了139.6分,大家都说这简直就是奇迹。
  她的工作得到了上级行政部门和教研部门的认可,她多次被评为县优秀教师、师德标兵。2004年,她被授予市级优秀教师光荣称号。2012年,她荣获丹东市教书育人模范光荣称号,并作为大会代表做典型发言。她的事迹感动了在场的领导和老师。有很多人留下了感动的泪水。2013年,她被省教育厅和教育基金会评为“方大励耕十佳教师奖”,辽宁省师德标兵。2014年评为全国模范教师,优秀班主任。2015年9月3号,作为辽宁省的优秀教师代表到北京参加了纪念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活动。并被评为辽宁省特级教师。
  2016年,她成立了丹东市赫金艳德育名师工作室,她要带领更多教师做好学生的德育工作。
  双山子学校坐落于以山险、林秀、泉清、叶红而著称的天桥沟森林公园和天华山之间。赫金艳老师就如山间的一棵常青树,扎根于大山之中,用她的青春和生命,描绘着大山深处最美丽的教书育人的美丽画卷。铸就着甘于清贫,乐于奉献的师魂。(新闻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者:   发布日期: 2018-05-15     返回
陶行知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