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交流
  

顾久: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的当代的价值

一、比较浅的层次。陶行知依然受到习总书记的重视,20149月谈教师问题时,三次引述陶行知先生。所提“有理想、有道德、有学识、有仁爱”等,也没有离开陶行知先生的底色。所以,新时代教育思想中,应该有陶行知“生活教育”思想的一席之地。

二、比较深的层次。只要传统的旧教育方式还在,杜威一陶行知的生活教育一定有纠偏的意义。

杜威先生认为:人是进化中的动物。动物与环境(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之间有即适应、也改造的交互活动。这个活动中的体会。就是经验,就是生活。这种个体的直接的经验,才是人类一切知识的基础。

“杜威接受了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认为作为有机体的人在生存中总要遭遇到某种环境,必须对之作出反应,以适应环境。人与环境的这种相互作用就是经验。”(刘放桐主编.新编现代西方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207.

在此观念下,一方面,他反感传统教育以间接经验(书本而非生活)、学校生活场景(死板而无生气)、教师居高临下(权威而乏亲切),即书本为主、学校为主、教师为主的传统教育。他认为,惊异、疑惑是科学和创新的基础,但“在纪律和良好秩序的名义下,人们经常使用学校的状况尽可能地趋向于单调呆板和整齐划一。桌椅安放在固定的位置上;对学生实行严格的军队式的管理。长期地反复阅读同样的课本,排斥其他的读物......;除了背诵教科书中的材料,其他全在禁止之列;讲授中如此强调‘条理’,而排斥自然发挥”;但杜威深刻处在于,他意识到,不这样做也会出现另一种倾向;“不幸的是,反对教育上的机械的管理方法,经常产生倒退的副作用。”(杜威.我们怎样思维[M]姜文闵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52

当今的中国,还是精英治国的社会,精英由教育成绩选择,成绩由考试评定,考试的主要内容在书本上,书本由教师在课堂上讲授,学生背诵得到的,既不与实际生活联系、也不与学生直接经验有关。所以,重考试、重书本、重教师、重课堂而与生活、经验无关的现象,依然合乎历史地普遍化存在着。

在此历史背景下,陶行知思想依然有反对异化、保障自由的人类永恒的价值。

三、更深的层次。当今的中国已经进入一个个体化、世俗化、平康化、功利化的时代,与那个国难当头、存亡绝续之际产生的利他主义、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很有距离。怎么办?如果陶行知先生在当下,他会怎么办?

1.既然人是一种动物,就必须适应当下,进入“常人”状态,也就是陷入“沉沦”——必要的沉沦。

2.既然教师职业有一种超越时代、引领未来的使命,所以要保持一定的“本真”,中国才有希望。

3.能否适应当代“物的依赖”时代,放低陶行知先生的“身段”,更多强调其本真、有诗意、有爱情的人生,淡化与青年人价值观渐行渐远的传统形象?(新闻来源:网易新闻)


发布者:   发布日期: 2018-07-19     返回
陶行知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