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新版网站首页
  

教育需要向共享教育的理念转化


共享教育,作为一个新的教育理念来探究,先要从共享经济说起。共享经济这个概念最早是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的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 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群落结构和协同消费:基于日常生活方式》(Community Structure 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A 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来的。共享经济虽然不是在中国提出的,但是在中国发展非常迅速,共享单车、共享公寓、共享汽车、共享停车、共享空间、共享充电宝、共享养老院等等迅速走红,成为中国的新经济,也引起世界的关注。现在冠名共享的行业越来越多,甚至也影响到了教育,如共享课程、共享图书、共享教育资源等。我认为,这不是教育对共享概念的简单跟风,面向现实与未来,教育需要向共享教育的理念转化。

从终身教育到终生学习:我们需要提出共享教育的理念

如果仔细梳理一些教育概念,我们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教育需要跟上时代潮流。终身教育和终生学习,通常指从国民教育体系中的教育到贯穿人的一生的学习。两个概念之间似乎是一回事,然而,从终身教育到终生学习其实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即主体有根本变化:终身教育的实施是以社会、政府作为主体,而终生学习的实施是以个体作为主体。在这样的时代潮流下,我们需要提出共享教育的理念。

首先,我们可以从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这一组概念来解读共享教育。正式学习通常指有意识、有目的和影响人的活动。这是在学科和行业规范中进行循序渐进的知识学习方式,正式学习场所包括课堂、学校等物理场所,现在也包括网络和虚拟空间。但我认为,非正式学习才是我们真正要正视和重视的学习,以往我们会把学校教育看得极其重要,但学校教育只占用我们人生当中约20%的时间,我们人生的约80%时间是处在非正式的学习状态当中。非正式的学习状态不一定有意识、有目的,但影响人的活动才是教育。非正式学习场所包括家庭、科技馆、博物馆、实地和工作场所等,当然更包括网络与虚拟等在线的学习环境。经常有人会以一个人平均每年读过多少本书来评判一个地方或一个国家的文化素养。在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对于知识碎片化的批评也时有所见。但是,在知识来源与呈现方式如此多元的信息时代,只以一年读过多少本书并不能证明我们的素养高低和人生价值,而零散、碎片化的学习同样能够丰富我们工作或生活的经验和成长。非正式学习促使无所不在的教育意识成长,教育的无所不在也许不是一种新的概念,但在新技术发展的背景下如何使无所不在的教育成为可能则是教育面临的一个新的问题。这种教育意识将产生一种即时学习的概念,如实时有效的取得知识或信息,实现问题解决的实时性。可以说,非正式学习必将促进共享教育的发展而渗透入整个社会,且变得越来越重要。

其次,我们可以从系统知识和非系统知识这一组概念来解读共享教育。系统知识是指学科性的知识和行业规范性的知识,其在体制中发生。在现代社会,学校的正规教育已经是人的成长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在正规学校教育中可以获得学科性的系统知识,同时行业的证书虽然各式各样,但都要遵行行业的规范,因此专门技能的获得也有一套专门系统的知识需要掌握。而非系统知识属于非学科性和行业规范性的经验知识,是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发生,极大一部分是在我们不经意之中发生,对我们在正规教育之外的工作和生活经验的成长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非系统知识的存在意味着我们要改变一个观念:除了学校教育之外,教育就不存在了吗?事实上,人的成长不仅仅在学校教育的范畴之内。这一点对农村的孩子或城市的孩子是同样的。就这一点来说,我们如何在生活当中建立和非系统知识及其经验获得的共享路径,其实比只知道在学校里面学习系统知识更重要,对每个人的人生也更有意义。

再次,我们可以从系统能力与非系统能力这一组概念来解读共享教育。系统能力是基于学科与行业规范的知识学习而形成的能力,而非系统能力是基于日常生活经验的学习而形成的能力。我们对后者通常不太承认,现在所有的规范都是按照学校课程来规范。举一个例子,我们开车,我们不需要知道怎么制造汽车,也不需要知道怎么修理汽车,我们开车的唯一规范知识来源于什么?交通规则、交通法律。但是学习了交通法规,大路小路的训练过了以后,我们就真的学会开车了吗?其实我们还要回到实践当中,而开车的水平高低各种情况都不同,我们靠什么?我们靠实践当中不断的自我经验的习得和他人经验的共享。虽然这些非系统的知识是零碎的、碎片化的,由此产生的能力也是非系统的,但是这些在日常生活经验当中通过共享习得的非系统的经验知识和能力,却有助于我们的经验成长和发展,并不断地丰富和改变着我们自己。

“随需所获,学以为己”:共享教育是面向现实与未来的教育

可以说,共享教育的前提是,如何尊重每个不同的个体作为教育主体的意愿和需求。

有人对共享经济一词进行释义:共享经济具有弱化拥有权和强化使用权的作用,在共享经济体系下,人们可将所拥有的资源有偿租借给他人,使未被充分利用的资源获得更有效的利用,从而使资源的整体利用效率变得更高。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而根据以上所述,我们同样可以对共享教育加以释义:共享教育具有弱化知识拥有权和强调使用权的作用,在共享教育体系下,人们可以根据各自的意愿和需要选择适当的学习手段和方法,在克服囿于知识掌握与技能训练的狭隘性,表现出个人对于知识多样性、异质性发展的无限丰富的可能性,并使教育资源得以最大限度的有效利用与共享。即所谓“随需所获,学以为己”。从个人的角度出发,所有习得是为了自己的持续成长。这点恰恰与我们的文化传统正向契合。

面向现实,我们说共享教育是知识规范的慕课(MOOCs)与从经验中学习的创客(Makers,特质是创新、实践与分享)的结合。比如慕课在基础教育当中、在边远地区当中会发挥很大的作用,尤其对于教育资源匮乏、师资匮乏地方的学校进行优质教育的迁移,它依然是有用和必要的。但是它依然是针对所有的人群,而不是针对人的个性,因而解决不了教育的根本问题,就是个性化学习的问题。相比正式学习,个性化学习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基于技术发展的个性化学习,关键在于从“如何教”走向“如何学”,在学习者个性特征与学习环境之间努力达到的一种平衡,强调学习是一个情境化的过程。同时,个性化学习是以个体学习为中心,在任何地方和场所,在流动的任何时间,从差异性需要出发,共享不受限制的多元的教育资源(能共同使用的数据和非捆绑的学习目标),可在在线与非在线学习平台进行混合学习,并与非正式学习整合。总之,个性化学习具有在任何时间和空间的弹性化学习,学习个体自己驱动学习路径,学习建立在技术支持的基础上等特征。而这正是共享教育的基础。

面向未来,我们说共享教育是非正式学习,以及非系统知识、非系统能力获得的重要途径。共享教育赋予个体经验和实践知识的习得在学习型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这是我们在教育面向未来的时候特别需要关注的。

需要明确的是,共享教育的提出是一种面向现实与未来的理念转化。之所以称为转化而不是转换,是因为转换具有替代的含义,而转化不是替代而是迭代。也就是说,以学习个体的要求不断改进以逐渐逼近不同差异个体的学习需求,这是教育最根本的宗旨。在面对现实与未来的教育理念转化中,基于信息时代的共享经济基础发展起来的极富中国实践内涵的教育观念,就是共享教育。

我们在教育理念上“跟着跑”的时间实在太久了。在今天中国共享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在共享经济的基础上“接着说”,教育应该努力思考共享教育的可能并创造共享教育的未来。

(作者:丁钢,系华东师范大学教育高等研究院院长、终身教授)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8/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