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新版网站首页
  

学科课堂融入“教育戏剧”


蔡昱如:我们所说的教育戏剧,是借用戏剧的结构、方式和技巧,强化和服务于教育教学的一种工具,也可以说是一种教学的新形式。

刚接触教育戏剧的时候,我们也以为仅仅是把戏剧的东西嵌入教学中,比如排练课本剧,来一场情景表演,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仅此而已。但是,当我们真正走进实践发现,运用戏剧方式教学的关键在于戏剧表演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们会暴露他们真实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能更好地指导教师了解学生的心理,他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认同什么、不认同什么。这样,教育教学才能不断改进,教学才有了因为学生的学而进行的设计。

学校一二年级实施的跨学科主题课程,在抓住学科素养的同时,弱化学科界限,把所有的学科带入一个又一个主题课程中,遵循学生的认知、成长规律进行课程架构,以主题化、生活化、游戏化的方式服务于学生的成长。而这种主题化、生活化、游戏化的特色,也恰恰是教育戏剧的特质和原则。那么,教育戏剧给学生和教师的教学带来了哪些改变呢?

赵婷:作为语文教师,在遇到教育戏剧的那一刻,我就在想:教育戏剧如何融入语文课堂?然而,理解这个问题需要大胆的探索与实践。我惊喜地发现,学生们不仅能在教育戏剧跨学科主题中轻松快乐地学习,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很自由舒展地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

比如,学生在学习汉语拼音时总会想,汉语拼音为什么这么难?对于刚入学的一年级学生而言,汉语拼音是学习的难点,学起来也感觉枯燥,更不容易记住。为了帮助学生攻克学习难点,我们引入了教育戏剧中的主题情境学习,教师提供一个主题学习情境,把教育戏剧元素与之融合。

汉语拼音学习的主题是“拼音王国历险记”。拼音国有声母和韵母两座“幸福城堡”,学生们化身为守护城堡的卫士。为了拯救被施咒的拼音国,小卫士们需要英勇闯三关。正式闯关前,学生们戴上头饰,利用3天课间时间自我介绍、相互熟悉,充分做好闯关准备工作。在经历第一关“认识朋友”、第二关“结交搭档”、第三关“破译咒语”后,学生们轻松地学完了汉语拼音,收获了自信。

从学习时间看,学习汉语拼音的周期由原来至少3个月缩短为3周;从学习效果看,连词成句已不在话下,绝大多数学生还能进行注音版书籍的阅读,实现了快乐学习的初衷。

值得一提的是,学生们还给我带来许多惊喜:比如“勇气”,学生们用三周时间完成了我们大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角色自居。又比如“独立”,如果缺少独立精神,漫漫闯关路就只能止于第一关。再比如“合作”,每一关的闯关技巧都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协商中开始,在一次又一次尝试组合后攻克。积淀了“勇气”“独立”“合作”,学生们便迎来最后的“成功”。当闯关结束,拼音国美妙音乐再次响起时,学生们欢呼雀跃,相互拥抱,笑靥如花。教育戏剧主题情境教学,让我更深刻地了解了这群学生。

蔡昱如:讲到这里,千万别误以为教育戏剧一定需要一个大的主题背景。其实不然,教育戏剧未必有一个大的背景做铺陈或设置众多角色,甚至也没有情节内容,仅仅是学生的一些肢体参与,也是教育戏剧的一种表现形式。

赵晓东:以前,为了让学生牢记笔画笔顺,我们会让学生一遍又一遍进行书写练习,但这种方法单一,学生很容易厌倦。为此,我们将教育戏剧中的“肢体游戏”引入教学中。我简单介绍一个“肢体写字”小游戏——“生字国旅行记”。

孩子们,欢迎来到生字国。今天,导游给了我们一个小任务——唤醒自己内心深处的生字小精灵,与他们交朋友。怎么唤醒呢?就是要用我们的身体写字。这时,我们会提出要求,学生们会按照要求用手写“提手旁”的字,用脚写“足字旁”的字,用头写“头”。但我发现,提要求反而限制了他们。有学生提出疑问,能不能用胳膊肘写,能不能用小屁股写?还有的学生把字写在了同伴的背上让同伴猜。他们还会挑战用不同身体部位写相同的汉字,学生们就这样一遍遍地用肢体书写着,乐此不疲。

带给我们欣喜的远不仅如此,通过肢体游戏写字,我们更看到了学生学习生字的过程。首先,学生对所写生字的理解,决定了他们如何用肢体表达。其次,猜字的学生会从表演的学生身上受到启发,看到同伴对这个字的理解和表达。对于这个学生来说,同伴的理解又变为了他的一种认知工具。最后,学生们在书写过程中产生了意义感。通过肢体表达,他们与汉字建立了情感。在书写时,学生眼前的汉字符号已经与他们的肢体产生了关系,这个字就与他平时用别的方法学到的字不一样了。

就像蔡昱如老师说的,肢体游戏只是教育戏剧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不仅可以用于学习汉字,也可以用在其他教学板块。除此之外,教育戏剧还有另一种表现形式——即兴表演。

赵婷:即兴表演是没有剧本和台词,不经过排练,直接向大家演出的一种戏剧表演方式。在学习春天的主题“花儿红”模块时,我们引入了科学类绘本《世界上为什么要有花》和《一粒种子的旅行》。体现植物生长历程,唤醒学生对生命的珍爱和悦纳是该模块的重要情感体验。此时,我们引入即兴表演,让学生们化身一粒粒花种,跟随视频节奏,一起感受它从破土而出到花朵绽放的生长历程。正是有了亲身体验,当老师问及即兴表演的感受时,学生们才能很好地表达内心情感。他们从感慨生命成长历程的缓慢不易,谈到对生命的尊重和爱护,一个简单的即兴表演衍生了学生们关于生命的大讨论。短短的一分钟体验,让学生们加深了对周边弱小生命的同情爱护。每一次即兴表演,每一次情感体验,每一次感悟生成,都渐渐在学生心中埋下一颗爱的种子,对学生正向价值观的形成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让学生在课程中自由地呼吸成长,让成长真实地发生,这便是即兴表演的魅力。

通过以上几个教学实例我们发现,教育戏剧在语文教学中有多种表现形式,可以大到创设主题情境,也可以小至肢体语言和即兴表演。当然,还有许多教育戏剧方法有待我们进一步探索。

蔡昱如:在这些活动中,教育戏剧给学生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拥抱自己、接纳自己和他人的舞台。其实,在数学中也可以适用教育戏剧提升教学质量。

代素慧:对于教育戏剧这种教学形式,在数学中我们做了一些尝试。最常用的形式是将教育戏剧与绘本教学契合在一起,根据绘本提供的主题情境,运用教育戏剧即兴表演的表现形式,结合数学知识,服务于课堂。

举一个例子,有这样一个绘本《春天的电话》,主要讲述的是小动物们互相打电话,传达“春天来了”这一消息的故事。该绘本经过教育戏剧模式的加工,便可将其表演出来。为了落实数学《位置和顺序》这部分知识,学生们是这样表演的:一个学生扮演小黑熊,9个学生面向小黑熊扮演电话键,小黑熊看到号码,利用“前后左右”这样的方位词进行提示拨号,被拨到的电话键拍手起立。在表演过程中,小黑熊完全展示出他对于位置具有相对性这一知识的理解,“电话键”们则展示着《位置和顺序》这部分内容的学习成果。然而,学生们在练习巩固知识的同时,这种带有戏剧味儿的数学学习还能为他们带来什么?

对于打电话的学生来说,为了能快速拨打号码,他们在不断挑战思维和表达能力;扮演电话键的学生们,则更多的是考验他们的专注力和团队协作精神。作为观众的其他学生,由于电话能否接通具有不确定性,他们主动成为认真负责的检查员,对所学知识再次巩固运用。当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刻,每个学生都开心得不得了,享受着成功带来的喜悦。

当然,除了以绘本作为教育戏剧的载体,还可以有其他形式。比如,从生活中寻找灵感,师生共同开发数学道具,让数学道具与学生合二为一,学生替道具说话,道具则依托学生有了生命。学生们拿着乘法手机互相接打电话,能够轻松背诵乘法口诀;创作不同主题的个性棋盘,关卡设为加减乘除法,使运算的练习不再是一种负担。我在课下经常看到学生自己设计数学道具,并且在与小伙伴游戏的过程中,不断修正游戏规则。

蔡昱如:我们看到,教育戏剧不仅给予学生一个成长舞台,也给予教师在教育教学上不断发展创新的空间。在实践的过程中,教师们还将教育戏剧中的元素逐步融入节日课程、海洋课程和科学课程之中,让学生可以身心愉悦地进入学习状态,同时让教育目标落地。

链接·为什么引入教育戏剧

在教育戏剧课程中,教师会设置一个场景,将孩子们带入进来,让他们感受戏里戏外的人生差别,学会站在其他角色上思考问题。故而,教育戏剧的重点是学员参与,从感受中领略知识的意蕴,从相互交流中激发创造性。

可以说,教育戏剧这样的课程对孩子的影响是渐进的,是会伴随他们成长的。短时间可能不会察觉,但一两年后,你会发现孩子与其他小朋友间的不同,如交流互动能落落大方,遇到问题会谦让,在碰上两难问题时会选择等。

——“中国教育戏剧第一人”李婴宁

教育戏剧能在很大程度上契合儿童心理,让孩子参与创作并亲身体验角色,在戏剧实践中达成学习目标,全面培养孩子的能力和素质。儿童戏剧可以作为教育戏剧运用于教学的一种手段,通过孩子对剧中角色的演绎从而使他们更深刻地理解故事的含义。同时,儿童戏剧也是教育戏剧的一种成果,通过教育戏剧方法培养的孩子可以与演员共同参与创作并出演儿童戏剧,便是教育戏剧运用成果的体现之一。

——陕西省宝鸡市艺术剧院话剧团导演冯子夏

教育戏剧的本质是让接受者以轻松愉快的方式获取知识,通过接受者主观的认知与情感投入,培养接受者的学习兴趣,使其能够创造性地对知识进行更好的理解。因此,取得相应的教育效果是每位教育戏剧工作者和参与者的终极目标。针对我国当前以知识灌输为主要特色的课堂教学方法的不足之处,开展对教育戏剧效果的评估,尤其是关于创造力、问题解决能力等实际能力评估,既能提高国内相关领域内理论研究的深度,也为教育戏剧在中小学课堂中的实际应用提供了实践依据。

——上海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杨柳

教育戏剧是运用戏剧与剧场的技巧,从事于学校课程教学的一种方式。它是以人性自然法则,自发性地与群体及外在接触,在教师领导者有计划与架构的引导下,以创作性戏剧之即兴表演、角色扮演、模仿、游戏等方法进行,让参与者在彼此互动的关系中充分发挥想象、表达思想,在实作中学习,以期使学习者获得美感经验,增进智能与生活技能。因此,教育戏剧可作为语文、史地、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艺术等诸多课程内的教学活动,提供较具弹性、活泼的教学环境。

教育戏剧的重点不在故事戏剧化或表演戏剧,而是在于如何引导学习者进入学习主题的情境中,让他们在其中去检视与学习更多相关内容。(新闻来源:中国教师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8/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