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新版网站首页
  

“站着讲课”的教授值得尊崇



耄耋之年的陕西师范大学教授章竹君迎来了80岁生日,他给本科生上的课却愈显常青。“短短几秒钟,几十个名额全没了。”“只要他一开讲,就算学文学的,也改学化学了。”章老师的魅力,来自于他渊博深厚的学养,更来自于他那扎实老派的教学功夫。

教学是一门学问,更是一门功夫。没有谁天生就是一名好教师,章老师高龄如许还能成为“网红”教师,与他下的苦功密切相关。他努力修正自己的“四川普通话”;为了嗓音洪亮而专门练习美声;为让不同专业的学生都能听懂、有所收获,他旁征博引,从天文地理到“心灵鸡汤”,甚至还引用网络段子讲解艰涩的学术问题……

试问当前,在眩目万能的多媒体助翼之下,还有谁这样下苦功去做教师?

章老师身上留存的那一种“老派”教师的风格,更是当今教师身上濒危少见的珍宝。“坐着讲课,这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学生的事情比天大”“在讲台上站到最后一刻,是我的心愿”,章老师质朴真诚的话,令笔者想起了另一位老者:著名的文艺理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童庆炳。童老师在其散文《我的节日》一书中写道:“上课是人生的节日”“当走上讲台时,你必须穿上你最好的服装”“教室的讲台旁,通常放着一把椅子,你千万不可坐下”“你是老师,但你在学生面前绝不能摆老师的架子”。

那么老师的这些付出乃至苦楚,其回报或补偿又是什么呢?在《我的节日》最后童老师说道:“最重要的是上课时的感觉……我想起了小时候,有一次,在小溪里抓鱼,抓了好半天,还一无所获,我感到很失望。可突然运气来了,我终于抓住了一条不算大却看起来很肥美的鳜鱼,我那幼小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时刻。我这一生遇到的倒霉事不少,幸运的是我经常上课,每上完一堂成功的课,都有抓住一条鳜鱼的感觉。”

也就是在这样的感觉下,章老师和童老师都把“在讲台上站到最后一刻”甚至“正讲着课,突然就倒在了讲台旁,抑或是学生的怀抱里”作为自己最美好的结局,这样的理想境界,怎能不受到学生的爱戴和欢迎。

坚持站着授课、一手漂亮的板书、严谨细致的讲义、带领学生游学问道、旁征博引的大师风范……还有多少老派的师者风范正在成为绝响?同样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启功教授,其课堂以“猪跑学”闻名天下。启先生于学无所不窥,却谦虚又智慧地自嘲上课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的“猪跑学”,然而这种说到哪儿是哪儿的“猪跑学”,全天下却没有几个人能讲得来。何哉?“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教师是一门传承了几千年的古老职业,在漫长的历史中,涌现了无数名师和大量教育经验。当前,从教环境的确较之从前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老一辈优秀教师们的可贵风范尤其是其尊师重教的精神,依然值得我们继承学习、发扬光大。“君子曰:学不可以已”,愿这些老派的师者风范,在新时代师者中薪尽火传,于反本中开出新一代教师的时代师风。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5/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