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新版网站首页
  

手机点一点 “专家”上门来


这个暑假,上海金山中学2017届毕业生陆一歆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在复旦大学的面试中,她拿到了296分的高分(满分300分),再加上高考成绩、高中学业水平测试等条件,她最终顺利进入上海复旦大学。

在新高考中,学生研究性学习成果成为了高校综合评价录取中的重要参考。“面试的时候,复旦的教授问了好几个关于课题的问题,还认真看了认证平台提供的《课题真实性认证报告》,这为我的面试加了分。”陆一歆回忆说。

高中研究性学习如何评价

350名专家与学生线上对话出具个性化认证报告

研究性学习是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从生活中选择研究专题,主动获取知识、解决问题的研究。随着上海开展高考综合改革,高中学生研究性学习课题报告被纳入综合素质评价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的内容板块。

关乎高考结果的高中学生研究性学习究竟该如何评价?从去年暑假开始,上海开通了高中生研究性课程自适应学习平台MOORS(Massive Open Online Research)。可通过专业测试,从工程技术、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数学综合主题等四大类14个领域,为每个学生推荐适合其特点的研究领域,提供个性化定制导航。每名学生的研究经历,也可一键式导入上海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管理系统,作为高校自主招生的参考依据。

随着平台功能的开发,今年上海首次实现了研究性学习的网络视频认证。学生只需要在线上传研究性课题要点、照片、视频,提前预约接受10分钟的专家在线视频答辩即可。整个答辩过程会被平台实时记录,最后专家会从真实性的角度给予个性化评语,这些都成为了高校综合素质评价录取的重要参考。

“你选择研究‘不同温度对二氯化钴水合物颜色的影响’课题的原因是什么?”通过手机视频,陆一歆见到了认证平台为她推荐的认证专家,有了一次专业的对话。

“专家的关注点主要放在我们对课题的理解与分析上,更注重对过程的了解,而这些也正是后来我在面试中,复旦教授们关注的问题。”陆一歆说。

像陆一歆一样,今年上海共有6658名毕业生报名参加了9所高水平高校招生综合评价录取,他们均参与了研究性学习课题真实性认证,累计完成视频答辩1100小时。最终,6291名学生选择将认证报告上传至综合评价平台,成为高校综合评价录取的依据之一。

认证结果的可信度如何

9所参与综合评价录取的高校均将其作为参考

认证结果的可信度成为这次平台开发最关键的问题。这项工作的总设计师、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所长汤林春介绍,认证平台的设计着重突出对学习过程的记录以及真实性的考查,为大学提供了一手的研究资料。“平台聘请的350名认证专家均来自外地,主要是北京、江苏、浙江三地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或高中生研究性学习指导的专业人员,这样就更进一步增加了评价的可信度。”

复旦大学招办主任潘伟杰一直关注着平台的建设。“高校要推动综合评价招生录取改革,其中的一个难点就是如何在较短的时间内判断一个学生的综合素质。我们要花很大的精力研究考生提交的各种信息,辨别其中的价值与真假。而这个认证平台通过学校组织、教育主管部门推进和专家论证相结合,为我们的招生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据潘伟杰介绍,在今年复旦大学的面试过程中,考官们不仅阅读了学生的《课题真实性认证报告》,还通过平台追踪了更多的信息,这极大地提升了面试效率。

对于认证,上海交通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陈峰也持赞成态度。“研究性学习对启发中学生的创新思维有着重要的意义,但这一直是高中教育的短板。通过认证平台及专家的指导,高中学校和学生对研究性学习的兴趣及水平都得到了提升,这是大学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今年,上海9所开展综合评价录取的高校均将认证结果作为了录取的重要参考资料。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说:“提倡第三方评价是教育管理的一大进步,也是‘管办评’分离的要求。上海市教委开发的网络平台远程认证系统,充分发挥了互联网的优势,是省时省力省资源的好办法,是很有意义的尝试,我希望这种方式逐渐推广。”

认证对高中意味着什么

大数据分析将用于指导高中教育教学改革

上海市金山中学是上海第一家参与研究性学习成果真实性认证的学校。“在一周的时间内,我校348名高三学生的142个课题全部完成认证。更让我们高兴的是,专家非常注重研究的过程,这个导向让我们更加有信心将研究性学习开展下去。”金山中学校长徐晓燕说。

徐晓燕介绍,金山中学从2001年开始,一直坚持3个100%,学生学习100%参与,导师指导100%全覆盖,研究成果100%全答辩。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在高中这个生长发育的关键期,培养学生提出问题研究问题的能力,养成探究的习惯,而不是只知道读书和做题。但总有教师和家长对此不理解,认为研究的事情是大学做的,高中就是要指向高考。

研究性学习认证开展以后,学生和家长的认同度明显提升。最近,有不少学生高兴地对徐晓燕说,“徐校长,专家对我的课题非常感兴趣,还向我请教问题”“徐校长,大学面试的时候考官看了我的答辩过程”……

就连原来反对学生搞研究的家长也说:“孩子高三还搞课题研究,花费精力,本来我们是反对的,但看到高校这么重视,我们终于明白学校开展课题研究的苦心。”

徐晓燕说,学校师生尝到了研究的甜头,教师变了,主动要求带学生做课题的多了;学生变了,对问题的研究兴趣明显增加了。

看到这样的结果,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贾炜很欣慰。“开展研究性学习的目的,就是要变学生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变知识技能培养为综合素养培养。认证不在于给学生的研究打一个分,做一个结论,而是要记录研究的过程,注重其中的体验。我希望通过这个网上服务平台,推动高中研究性学习常态化。”

据介绍,上海教科院普教所将进一步分析今年高中生研究性学习的整体情况,依据大数据,研究高中生感兴趣的问题,总结他们的研究思路及方法,以期为高中以及大学的教育提供参考。(新闻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9/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