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新版网站首页
  

跨界”教师在德国兴起


新学年伊始,跨行教师大举“攻陷”德国中小学校课堂,尤其是小学和职业中学的数学、信息、自然科学和技术这4门组成的MINT(Mathematik,Informatik,Naturwissenschaften和Technik的首字母缩写,本文简称MINT)学科课堂。

所谓的跨行教师,是指来自其他行业的专业技术人员经由转行与入职培训跻身教育行业的教师。作为德国基础教育政策最高决策机构,德国各州文教部部长联席会议2015年发布数据,显示当年招聘的32636名教师中约有1500名是跨行教师,占总数的4.6%。

今年,德国跨行教师占比呈几何级增长。在萨克森州、柏林市和勃兰登堡州,跨行教师在新聘教师中的占比竟然高达四至五成。全国均值在10%左右,比往年翻了一番。

师资短缺困扰德国学校

跨行教师在德国并非新鲜事物。自2009年4月《下萨克森州公务员法》修订引发各联邦州公务员法修订潮以来,师范教育和第一次国家考试证书陆续不再成为通往教师行业的独木桥。近年来,师资短缺严重困扰德国中小学校。在本学年开学之际,德国大部分联邦州都有大量教师职位空缺,小学教师紧缺尤甚,全国目前的教师缺口约在45000个左右。在职教师一旦因病因事请假,无人可以代课,因此学校被迫停课、合并班级甚至削减学科等现象时有出现。

而且,教师短缺的危机具有持续性。一方面,现任教师年龄偏大,近半数教师超过50岁。从2010年起,退休教师人数逐年递增,仅2015年就有27900名教师退休。此外,相比其他行业,教师患有身心倦怠等精神问题的比例高出10%,由此拉高无法胜任工作而提前退休的比例,这对教师“退休潮”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另一方面,德国出生率提高,移民未成年随迁子女,以及未成年难民导致中小学生人数不断增加。预计到2025年,德国小学生数量会从2015年的280万名增加到320万名,初中生人数会从410万名增加到450万名。

为此,德国政府采取多种应急措施,如返聘退休教师、从文理中学借调教师、从其他类型教育机构“挖人”、缩短见习期和降低录取标准等。巴伐利亚州甚而在教师招聘中降低教师资格考试均分要求。因所需培养时间相对短、专业素养相对高、工作潜力相对大,跨行教师成为德国应急措施的首选。

在职培训实现身份转换

德国中小学校正规教师需要在大学完成师范教育,之后参加第一次国家考试,通过后进入见习期,并在两年后参加第二次国家考试,通过之后才可以持证上岗。这一流程通常至少需要7年。而未满35岁的跨行教师凭借相关专业的大学学历以及一定的非正规的或体制外的教学经历,即可申请见习教师职位。

为了让跨行教师更好地适应新岗位,学校为他们提供入职与在职培训。进入见习期的跨行教师平均每周须额外接受9个小时的培训,学习内容以教学法为主,学会如何准备课程,如何应对课堂意外事件,如何与家长沟通等。这一阶段的跨行教师须承受巨大压力,平均每周工作时间长达50个小时,不仅要承担教学工作,还要定期听课,接受培训和考试。两年后,跨行教师与科班出身的见习教师共同参加第二次国家考试,通过后即可正式跨入教师队伍。

科学预测规避师资危机

德国中学校长联合会担心过多使用跨行教师会使学生的阅读、写作和数学能力下降。德国教育工作者工会也对跨行教师持保留态度,视其为一种缓兵之策。但万全之策不啻为按教育发展所需培养适量的合格年轻教师。教师的后备人才储备需要提前5-8年展开,其前提条件是对未来教师需求量的准确预判。

难度恰恰在于预判,仅德国各州文教部部长联席会议和权威专家对2025年学生总数的预测就相差百万。一方面,从出生人口的数据大致可以推算未来的学生数量,但德国的出生人口经常经历大的波动。比如2016年的新生儿就比2015年多出5万人;另一方面,由欧盟人力资源跨境自由流动所造成的外来务工人员未成年随迁子女,移民未成年随迁子女,以及未成年难民,这三个群体的人数既难以估算,更难以预测。

另外,德国人口流动性较大,而联邦制阻碍教师的跨州流动。此外,难民潮所制造的教师短缺让德国教育政策捉襟见肘。德国2015年接受约30万名适龄难民青少年,导致全国师资力量缺口高达2.5万名。即使30万名适龄难民青少年中仅15万名有希望获得长期居留权,德国也亟需在两年内配备2万名教师。当然,德国变幻莫测的教育政策也难以保证预测的准确性,比如小班制和全日制的改革就会引发师资分配的变化。

跨行教师丰富教师队伍

不少学校对跨行教师青睐有加。在德国中小学校,MINT学科是师范生辍学率高以及教师短缺的重灾区,而从非教育行业一线走来的群体携带他们常年积累的实践经验及时赶到MINT学科课堂。在2015年的所有跨行教师中,近60%成为MINT学科教师。

然而,德国MINT学科师资力量每况愈下。有数据显示,到2025年,德国MINT学科教师存量还会大幅缩减,估计减量为目前的一半。根据师范教育现状和师资需求推算,8年后,MINT学科教师覆盖率从生物学的93%到技术类的仅21%不等。

为了解决师资短缺以及MINT学科的师范生辍学率较高的问题,德国电信基金会曾在2011年斥资450万欧元,以促进高等师范教育机构MINT学科教师培养。相比而言,在专业领域工作多年的跨行教师在学科知识方面和实践经验方面已具备很大优势,MINT学科恰恰以应用性和体验性见长。因此,只要强化跨行教师质量保障机制,强化可持续的在职培训,那么,跨行教师既是对德国教师行业的补充,又是对教师职业和学生学习体验的丰富。(新闻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9/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