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新版网站首页
  

美国是如何步入应试教育的


当前,美国联邦教育部只批准各州围绕提高分数和毕业率的改革计划,《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把问责权力归还州政府和社区的立法初衷受到挑战,美国应试教育逆流是否回潮有待观察。

新世纪以来,伴随美国联邦系列教育法案的颁布实施,美国联邦教育部对基础教育的干预越来越多。学校像公司,教育像生意,公办中小学应试教育倾向越来越突出,引发了美国社会的广泛关注和争论。究竟是什么因素促使美国中小学滑进应试教育泥沼呢?美国又是如何调整政策摆脱应试教育灾难的呢?这还要从美国的教育法案来分析。

美国在国际测评中的成绩排名尴尬

美国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和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项目(TIMSS)等国际教育评价中表现不佳,教育屡屡成为美国科技、经济受到挑战时的替罪羊。

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数据,2015年,美国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的科学平均分在5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9位,阅读在5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5位,数学在6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37位。2000年,美国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科学平均分在27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排第14位,阅读第15位,数学第18位。

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数据还显示,2015年,美国四年级数学在45个国家和地区的科学趋势研究项目中排名第11位,八年级数学在33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9位;四年级科学在46个国家和地区里排名第8位,八年级科学在34个国家和地区里排名第8位;十二年级数学在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3位,十二年级物理在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4位。

过去20年中,美国学生在各类国际测评中表现平平,大致稳定在中等偏上位置,与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很不相称,美国上下尤其是政客和财阀不断提出教育改革主张,强化考试和问责成为不二之选。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使学校成为考试工厂

2002年初,美国时任总统布什签署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从国家层面对教育质量予以严格监控,联邦政府取代社区、公众成为教育问责主体。该法案决定推行基于标准化考试的学校改革项目,要求各州推行三至八年级学生的阅读和数学统一考试,必须保证学校每年取得“适当的年度进步”目标,所有学校的所有学生必须在2014年前达到精通水平。如果学校连续2年没有达到目标,州政府则允许学生自由择校;如果连续3年没有达到目标,学校要向贫困家庭学生提供免费辅导;如果5年内不能取得进步,学校可能被关闭、移交州政府或转为特许学校。

近10年中,美国的学区和州政府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用于考试评价、备考材料和数据系统,结果是高风险考试把学校变成了考试工厂。许多州增加平时测试次数,以便学生在统一测试中取得更好成绩。一些学区和州宣称考试成绩提高了,但是以联邦标准测试并没有反映出同等水平的改进,因为他们为了伪造进步有意降低了考试标准。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的前身是1965年约翰逊政府颁布的《中小学教育法案》,旨在利用联邦经费奖励招收贫困学生的学校,促进教育公平。而《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是激进的行动计划,让100%的学生达到精通水平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美国教育部前部长邓肯(Arne Duncan)曾表示,2017年若以联邦标准衡量,80%以上的公办学校将会被宣布为失败者。马萨诸塞州是美国教育资源最好的州,但81%的公办学校无法达到《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设定的标准。

《力争上游》让应试教育变本加厉

2009年,奥巴马政府出台了更加激进的学校改革计划《力争上游》,同样假定更高的考试分数意味着更好的教育,“胡萝卜加大棒”成为改进教育的指导思想。

美国联邦教育部发布年度绩效报告,汇总受助州的改革计划进展情况,其中,学生考试成绩是重要内容。为了争夺联邦政府43.5亿美元拨款,州政府不得不根据学生考试成绩奖惩教师和校长,创办更多私人管理的特许学校。《力争上游》项目出资数十亿美元购买考试服务,学区被迫减少艺术、外语等非统考科目教学时间,公共教育体系围绕标准化考试运转,数百万教师工作热情受到影响。

绩效工资是《力争上游》学校改革项目青睐的举措,也是奥巴马政府首推的政策。很多学区及州政府支持绩效工资,各地绩效工资奖励从8000到20000美元不等。倡导者深信,办学就像做生意一样,必须重视竞争、激励和惩罚。希望获得绩效奖励、保住饭碗就必须为考试而教,学校为摆脱干预或被关闭的命运也空前地重视学生考试成绩。2010年以来,绩效工资政策在纳什维尔市、纽约市、纽瓦克市、芝加哥市、得克萨斯等地都宣告失败。绝大多数考试专家认为,以学生考试分数评价教师质量的做法是错误的,泛滥成灾的考试牺牲了教育质量。

《力争上游》将开发并采用共同标准作为重要考核指标,美国白宫提供3.5亿美元联邦经费用于开发与共同标准相关的考试评价方案。共同核心州标准是共同标准的首选,42个州采用了这个标准。这些州需要对教师和校长进行考核评价,学生考试分数是否上升是考核的重要指标。然而,富裕学区的学生考试分数增长最多,母语为非英语及学习障碍者考试分数增长最为困难,考试分数低的学校基本上都在贫民区,最需要帮助学生的教师反而被炒鱿鱼或被惩罚。

标准化考试使公共教育转向应试

从2002年到2015年,美国标准化考试增加了300%。85%的教师认为,标准化考试对教学造成了伤害,虽然教师待遇足以维持中产地位,但罕有名校毕业生从事教师职业,45%的教师因频繁考试而打算离职。绝大多数教师任职5年内选择离职,在低收入学区这个数字更高。教师可能因学生考试分数不高被校长解雇,教师的福利待遇也取决于学生考试分数。

考试窄化了学校课程,体育、艺术、地理、化学、科学实验、社会调查、研究写作、社会学习、外语学习、音乐等非统考科目被排除在外。中小学热衷于按考试成绩把学生分为快慢班,甚至从幼儿园就开始这样做。而且,美国联邦政府不断增加考试赌注和风险性,考试成为“绑架”学生、教师和教育质量的绳索。

考试风险越大,信度就越低,在高风险问责面前,当一切取决于考试分数时,美国教育官员、校长、教师只好为考试而教、考试作弊、为了饭碗放弃理想。

美国前教育部长助理、纽约大学教授戴安·雷维奇(Diane Ravitch)认为,择校、竞争和问责等作为教育改革杠杆是无效的,这样的考试来自政治动机和经济动机而不是教育动机。过度依赖标准化考试会降低学生的创造力、创新性和想象力。美国教师工会也质疑以州统考反映教师绩效的做法。

美国国家研究理事会的研究发现,基于考试的激励措施是无效的,过去数十年对于考试的大量投入是基于错误直觉而不是证据。美国国家教育和经济中心指出,每年考试评价每个学生、通过学生考试分数评价教师的做法,在任何教育先进的国家里都是看不到的。哈佛大学教授丹尼尔(Daniel Koretz)在新书《考试游戏:假装让学校变得更好》中指出,高风险考试必然带来分数膨胀、博弈及作弊,因为它奖励考试技能而不是思维能力。

《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回归问责传统

2015年底,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签署了《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以各州设计的问责制度取代“适当的年度进步”,禁止联邦政府统一规定学校改进目标,各州有权规定学校学业绩效标准,制订学校改善措施,为不同处境学生提供帮助,自主决定是否参加联邦测试。美国各州可采取能力本位评价、嵌入式教学评价、期中评价、累积年终评价和融合年度总结测定的日常表现评价等多种方法评估学校绩效,也可采用计算机自适应评价等。各州还可以发挥教育决策机构、学校管理人员、家长、学生和校外人员等多元评价主体作用,综合各方面意见对学生进行评价。

目前,美国有5个州获得特许探索学校学生评价考核的新道路,从“考试并处罚”转向“支持并改进”,通过对话和协商提高教育教学质量。部分学区采用毕业生档案袋制度,毕业需要满足科学调查、文本分析、社会科学研究、数学运用、外语能力、艺术表现力等5个方面的标准。

美国新任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Betsy DeVos)主张公共教育领域择校、竞争和私有化,支持教育券和特许学校等市场化教育政策,抨击公办学校并推崇政府补助私立学校和宗教学校,呼吁美国教育体系向更加开放的方向转型。当前,美国联邦教育部只批准各州围绕提高分数和毕业率的改革计划,《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把问责权力归还州政府和社区的立法初衷受到挑战,美国应试教育逆流是否回潮有待观察。(新闻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1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