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新版网站首页
  

朱熹与光泽昔日的书院


    光泽地处闽西北,与南宋著名的教育家、理学家朱熹长年居住讲学的建阳、武夷山一山之隔。两宋时期,光泽的学者,特别是乌洲李氏世家,涌现了不少杰出的学术人才,与朱熹有或师、或友、或弟子的关系。朱熹一生无数次踏上光泽的土地,来这里交流讲学,指导书院发展。乌洲在宋元时期出过李深、李郁、李吕、李相祖、李闳祖、李方子、李应龙,就是那个时期著名的“理学李氏七贤”,其成就都与书院文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西山书院,位于城西大陂处,为李郁所创。《八闽通志》有载:“西山精舍在县之西山下,宋儒李郁读书之所也。”李郁,字光祖,为李深次子,学者尊之为西山先生。他幼承家学,后被母舅、著名的理学家陈灌荐到福建理学鼻祖杨时门下。杨时,号龟山先生。他很赏识李郁的聪颖好学,招其为女婿。李郁从杨时学习十八年,为杨时学术重要的继承人。朱熹的老师罗从彦也是杨时的弟子,与李郁为学兄学弟,所以朱熹虽然没有见过李郁,但一直把李郁当作心中的老师,评价极高。他在《答李滨老书》中写道:“熹少好读程氏书,年二十许时,始得西山先生所著论孟诸说,读之又知龟山先生之学横出此枝,恨不及见也。”并于宋淳熙十二年(1185年)专门为逝去三十五年的李郁撰写《西山先生李公墓表》,感叹“圣贤远矣!然其所以立言垂训,开示后学者,其亦可谓至哉。……若龟山之所以教,西山之所以学,其足以观矣!”流露出对李郁这位理学前辈的钦敬之情。李郁当时作为中兴人才,被举荐到朝廷,为右迪功郎。后秦桧为相,李郁不肯俯就,辞职回乡。在城西大阪处筑室而读,取名“西山精舍”。“龟山既殁,后进多从之游”“欲求真经,必从郁游”,从学弟子如云。李郁在那里读书讲学著述,完成《论孟遗书》《易传》《李西山文集》等。

  朱熹早期传播理学兴办和推广书院,受李郁西山精舍一定的影响。通过了解西山精舍的经验,丰富了自己办书院的思路,推广书院教书讲学的方法,可谓得益不少。而光泽其后宋元明清的书院,都受朱熹书院教学思维的影响,不断丰富发展。

  特别是云岩书院,影响最大。书院位于光泽城南的云岩山,是朱熹弟子李方子的读书讲学处。据《光泽县志》记载:“云岩山,城南三里,其山苍翠秀拔,宋果斋李方子读书其中。”李方子,字公晦,早年求学朱熹时,朱熹见他举止,说:“观生为人,自是寡过。但宽大中要规矩,和缓中要果决!”故他后来为记住恩师教诲,以“果斋”为号。他跟朱熹到各处书院游学,对书院文化了解最多,并深得朱熹真传,被誉为“独探其奥,尤精其粹”。著作有《紫阳年谱》《清源文集》《禹贡解》《传道精语》等。他曾任泉州观察推官、国子监学录。后被宰相史弥远视为真德秀党人而罢官。李方子回到光泽,在云岩山这少年读书处办精舍,读书讲学。这里山不高,但风景秀丽,面前两条小溪交汇,称为二龙环抱。半山平缓处是精舍,远近可见。旁边有半空烟雨亭,为休闲之地。李方子在此讲学,一时间远近学习者慕名而至。云岩精舍培育了大批人才,其中最著名的有三个学生,一是宋慈,为法医学家。二是叶采,后为邵武知府。三是牟子才,官至副宰相。“云岩书灯”为当时光泽城一景。

  千百年来,光泽的书院受朱熹的影响,一直发展繁荣。到后来有崇仁书院、月山书院、紫阳书院、杭川书院、正音书院、鹿山书院、双溪书院、东涧书院等。

  “云岩教音嗣布,与考亭师友济美当世,而过化之泽,浃乎人心,流风余韵犹有存者而致然也。”这是明代著名学者、光泽县令上官祐对朱熹弟子李方子创办云岩书院的评价。“上接先圣之心源,下衍一线之道脉”。光泽的书院在朱熹的影响下,历经近千年,在当地成为培育人才的重要场所,对闽北和光泽学风的教化“功莫大焉”。培养出一代代儒学理学人才。如宋代李方子、元代著名诗人黄镇成,其《尚书通考》、《秋声集》等入选《四库全书》。明代副都御史陈泰、清代何秋涛,以中俄边界历史地理专书《朔方备乘》而闻名,由咸丰皇帝赐书名,后来出版由清廷重臣李鸿章作序。还有出任《八闽通志》总纂的高澍然,一生著作等身。

  千百年过去,光泽昔日书院的创建,让朱熹从中汲取了经验,后来的传承发展又得益于朱熹的推广和影响,可谓相辅相承。作为封建朝代教育场所的书院,为培养人才确实功不可没。但随着新型学校的兴起,昔日的书院早已荡然无存。近年,光泽为打造历史文化县城,计划恢复部份著名的书院遗址,作为名胜景点,让后人穿越时空,目睹千百年前书院教书育人的风采。(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1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