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交流
  

农村学前教育“短板”该咋补?


听完今年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宁夏吴忠市同心县王团镇罗家河湾村村医马玉花非常激动。“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办好学前教育”,这与她今年两会最关注的事情想到一块儿去了:“农村幼儿园缺老师、缺好老师!”

近年来,国家通过两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实现了学前教育的空前大发展,“入园难”得到了明显缓解,然而,不少新难题也随之浮出水面。其中,学前教育尤其是农村学前教育的师资问题,表现得最为明显。

幼儿教师数量不足质量不高

“云南省现有专任幼儿教师4.9万多名,按照国家学前三年毛入园率2020年达到85%的计划目标,还有6.5万多名专任教师的缺口!”在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政协副主席罗黎辉看来,幼儿教师数量奇缺、质量偏低、流动性很大,已经成为制约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的瓶颈。

“70%以上的幼儿教师没有资格证,45%以上学历不达标。”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指出,当前我国学前教育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教师数量不足、质量不高,而且以现在的发展速度,教师培养短期内不可能跟上。

“很多地区农村学前教育师资的准入资质不达标,缺乏稳定和高质量的师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在调研中也有类似发现。调研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有两个例子:一个是西部某省一个县4所公办幼儿园137名教师中,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只占4.7%;一个是西部某省一个县级幼儿园2014年转岗入园28名教师,畜牧、桥梁工程专业,学什么的都有,只有一名是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

身兼村医与全国人大代表双重职责,马玉花对村里乃至全县的情况都非常了解。她在走访中发现,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农村幼儿园建是建起来了,可教师“缺得很”。市里师范学校培养的学前专业毕业生,一毕业就被省会城市的幼儿园下订单“抢”走了。“再差也是在市里就业,基本不考虑县里,更别提农村了。”

有关部门“想方设法”,也招来了一些教师,但一个班最多一个,至于“保育员”,听都没听过。更令马玉花担心的是,好多家长说,农村园教师根本不懂幼儿教育,对着小孩子“一点办法也没有”。

教师不合格孩子受影响最大

马玉花私下找教师们聊天了解情况,发现很多幼师是因为教学能力不行,再加上年龄大了,被中小学“淘汰”下来的。

“幼儿园要求低,好糊弄,管好孩子不受伤,我就等着退休了。”反复掂量教师们的话,马玉花觉得这种局面“不管不行了”。

对幼儿教师尤其是农村幼儿教师放低要求,问题到底严重不严重?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在调研中听到一些声音,问可不可以降低幼儿园尤其是农村幼儿教师的标准。其中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说法就是:“两个农村老太太、十几个孩子凑起一个幼儿园,不是正好解决家长的眼前之需吗?”

刘焱觉得,这个建议急家长之所急,想法是好的,就是混淆了“托儿所”和“幼儿园”。“前者重看管,后者重教育,性质完全不一样。幼儿教育关系到民族的未来,绝对马虎不得。幼儿园必须有专业的教师。”

“2011年到2015年,农村新增幼儿教师13万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委员会副理事长杨文对自己掌握的这组数字非常担心。因为这些教师中,相当一部分人属于中小学教师转岗或缺乏师范教育背景,他们的相关知识技能仅来自短期上岗培训。

中国教科院2014年对西部5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查结果,从一个侧面证实了杨文的担心。调查显示,5个县的幼儿园教师各方面能力大部分处于“很差”和“比较差”的水平,特别是教师的反思能力和游戏的支持引导能力非常低。

农村幼儿园园长、教师普遍不了解幼儿学龄特点和学前教育规律,也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教科院副院长胡卫的注意。去年,在全国政协组织的大范围调研中,胡卫惊讶地发现,现在的农村幼儿园怎么那么像小学,“习惯于把学生一排一排圈在教室里教知识、写字,基本不带学生进行室外活动,导致农村幼儿园小学化倾向非常严重”。

从体制机制上破解师资难题

农村幼儿教师数量短缺、质量低下的难题到底该如何破解?

在朱永新看来,首先应当提高幼儿园教师待遇,稳定现有的队伍。对长期在农村和边远地区工作的学前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使他们收入水平至少与当地小学教师相当。确保非编教师工资收入与在编教师逐步拉平,实现同工同酬。同时,创新学前教师编制的管理办法,采取更加灵活、开放的教师聘用机制。

针对有些地方关于增加学前教师编制的呼吁,胡卫认为,受本届政府财政供养人口只减不增、严控事业编制政策的影响,以及农村和城市编制严重倒挂的制约,寄希望于增加编制来弥补农村幼儿教师的巨量缺口并不现实。

“发展学前教育不能被编制问题捆绑手脚。”对此,胡卫有两点建议:一是改进原来编制的核定标准,向农村适当倾斜。二是建立健全教师编制的动态管理机制,就是把有限编制用好用实。

针对有些地方招录幼儿教师门槛过低的情况,钟秉林建议,各级政府应当完善教师标准和准入条件,高度重视教师和园长的职前培养和职后培训工作,不断完善教师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

调研中,很多农村幼儿教师向杨文反映,农村幼儿园班额大、学生多,教师根本没办法离开工作岗位外出接受继续教育,有关部门的高层次培训计划也很少辐射农村幼儿教师,使得他们的专业化水平长期得不到改善。

杨文建议有关部门,可以对师资培训质量进行过程性监控,切实提高培训的有效性,还可以请学前专业高年级学生到农村幼儿园顶岗支教,把农村幼儿教师置换出来,脱产到高校接受以学期为周期的系统专业培训。

“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建立贫困地区投入保障机制。建立脱贫攻坚重点支持地区以公办园为主、公共财政保障为主的学前教育发展机制,出台学前教育生均公用经费拨款标准,设立农村学前教育发展专项,财政性投入最大限度地向农村、边远、贫困和民族地区倾斜。”在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李卫红看来,要解决当前农村学前教育面临的师资难题,必须从体制机制这个源头进行破解,把普及学前教育作为落实教育精准扶贫的基础环节。

“再边远的农村园也需要好老师!”马玉花呼吁国家多花点精力关注农村幼儿教师。“只有这样,我们农村人才会真正告别‘幼儿教师就是带孩子保姆’的陈旧思想。”

“幼儿教师整体素质的提升,将有利于打破贫困代际循环,让所有孩子共享高质量教育。”杨文说。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3/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