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掠影
  

中关村二小公布“欺凌事件”调查详情


1213日,北京中关村二小在其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关于学生受伤害事件的处理进展情况》(以下简称《进展情况》),披露校方调查的事发经过,并认定该事件为偶发事件,尚不足以认定涉事学生构成校园欺凌暴力

《进展情况》称,中关村二小称经学校多方调查、了解,涉事学生和受到伤害的学生属于正常的同学关系,课上、课下互动交往正常,有互相起外号现象,但没有明显的矛盾冲突。

12日晚上740分,受到伤害的学生明明(化名)的家长王先生告诉澎湃新闻,学校尚没有给他们答复,也没有就面谈达成共识。

中关村二小:未构成校园欺凌暴力

根据《进展情况》对事件发生基本经过的描述,明明在在厕所里的时间为112秒,另外两个学生亮亮(化名)和军军(化名)在厕所里待了30秒,明明是在其他两人离开厕所后34秒走出厕所的。

中关村二小称学校在调查中,得到当事学生的如下描述:

明明说:当时他站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面,亮亮进厕所后看见他,就从隔壁的隔间拿起垃圾筐扔了一下,正好扣在自己的头上。之后,他在厕所的洗手池洗了洗,就出来了。

亮亮说:他和军军去厕所,看到明明在上厕所,就想逗逗他,把一个垃圾筐从隔壁扔进了明明所在的隔间里面,看都没看,就跑出去了。

军军说:自己只是开玩笑说要打开门看看,并没有实际开门,也没有参与扔垃圾筐的事,但是现在来着,自己事后也觉得亮亮做得有些过分。

《进展情况》还表示,调解过程中,明明的家长坚持要求学校认定亮亮、军军的行为是校园欺凌行为并记录在案,且书面提出四项诉求(以下为原文):

1.将施暴者亮亮、军军的行为定性,通报批评并记录在案,采取矫治措施予以教育惩戒。

2.保护明明在校期间的身心安全,不因受害者身份遭到二度伤害。

3.要求亮亮、军军家长进行诚恳的书面道歉,在校领导面前、三个孩子均在场的情况下宣读道歉书,保证这两个孩子不再对我们进行霸凌侵害,拒绝口头和敷衍的态度。

4.明明因此事已经造成心理创伤,需要进行专业的儿童心理干预,军军、亮亮家长需承担此部分治疗费用的权利。

为此,学校与三位同学的家长就上述诉求反复进行沟通,亮亮和妈妈向明明及其父母当面致歉,军军的家长也对孩子的不当行为进行了教育,但亮亮和军军的家长不认可此事是校园欺凌行为,更不是施暴行为,故始终未能达成共识。

中关村二小称,经学校多方调查、了解,明明和亮亮、军军属于正常的同学关系,课上、课下互动交往正常,有互相起外号现象,但没有明显的矛盾冲突。学校认为,上述偶发事件尚不足以认定亮亮和军军的行为已经构成校园欺凌暴力

《进展情况》还表示,在明明请假期间,班主任老师每天询问孩子情况,并告知学习进度及记事。老师和校领导多次提出到明明家看望孩子并与家长沟通,但均被家长以各种原由推托。从事件发生至今,中关村二小一直在积极努力做工作。相关负责人员和老师全程参与了调查、调解和学生教育引导等工作。

家长:学校还没有给我们答复

明明的家长王先生于1212日晚740分曾回复澎湃新闻称:学校没有给我们答复,目前没有就面谈的事宜达成共识,还未(再次)与学校见面。

1212日下午,北京市海淀区教育委员会宣传科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海淀区教育委员会已经有工作组到中关村二小调查。但其未就澎湃新闻所提及的其他问题作出回复。

128日晚,一篇题为《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的文章开始频繁出现在微信朋友圈等平台。

文章作者自称是北京中关村二小四年级一名10岁男孩的妈妈,她称她的孩子被医院诊断为急性应激反应,在学校被同学用厕所垃圾筐扣头后,出现失眠、厌食、恐惧上学等症状之后。

文章作者还表示,她向学校反映此事,恶作剧的孩子供认不讳。但一名对方家长觉得就是孩子淘气,拒绝道歉。学校教师定性此事为就是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并让她放弃处理、惩戒施暴的孩子”“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等四点诉求。

专家:是否造成应激反应,应由更专业人士评估

1212日,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张红鸣对澎湃新闻表示,10岁左右正处于自我意识开始觉醒,慢慢走向成熟,似醒非醒的心智不是很成熟的阶段,这起欺凌事件对孩子的创伤肯定是存在的,如果是大人的话,可能有其他方式去排遣,但是孩子可能很缺乏这种能力,因为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像一张白纸只要有印记甩上去,特别鲜明。

张红鸣分析,这种急性应激反应可能出现两种可能,一种是过了两个星期或者一个月,他会慢慢愈合;另外一种是如果没有进行很好的干预和治疗,也许会存在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可能会影响他以后的生活和心理。

家长还有老师,都要给一些心理上的陪伴和温暖。张红鸣认为,如果学校按照明明母亲在公众号上写的文章那样,让明明马上去面对欺凌他的学生,那么这种做法可能是不妥当的,心理上的伤害不是一个纯思想上的东西,他感官上也会有很多的刺激,所以我们要先在情绪上进行抚慰,受到伤害的学生应该暂时远离欺凌他的人。

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教授陈树林则认为,是否造成应激反应,应该让更专业的人来做出评估,急性应激反应一般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如果处理的很恰当,不会出现什么后遗症。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6/12/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