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掠影
  

浙大“偶像”教师玩直播教微积分


早上740分,离上课还有20分钟,苏德矿来到浙大紫金港校区东教学楼2203室。这是周二的早晨,他将在这间教室给竺可桢学院人文社科试验班金融专业大一的学生上微积分课。

人称矿爷的苏德矿,今年59岁。从矿哥矿叔矿爷,苏德矿已经从教30年。

虽然教的是数学,在浙大,矿爷却是偶像级的老师。浙大学生自制的新生手册中,也明白地写着,矿爷的课,一定要上,要不然会后悔。

有个学生跟钱报记者说,选矿爷的课要靠抢,选中的几率跟彩票中奖差不多。有一年,他给本科生开课,一个班150个名额,选课的学生竟多达3000人。

新学期,矿爷又玩出了新境界。他将自己的微积分课,搬到了网络直播间。

你猜猜,最多的时候有多少人在线?1.3万人啊!直逼那些蛇精脸的网红了。

矿爷点赞,也给那些学霸网友点赞。

一部手机加一个三脚架

矿爷兴致勃勃玩起直播

苏德矿说,大学老师用直播的形式上课,他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为什么要尝试呢?我看到现在的大学生喜欢玩手机,连走路甚至上课都在玩游戏、聊微信,或者看一些直播消磨时间。他说,我就想,现在有那么多直播平台,干吗不试试把平时讲课内容拿去实况直播?

好处是,那些没能来上课的同学,也可以通过手机上课。而且,直播的内容是可以储存的,数学需要思考,有时候听课时来不及思考,课后可以抽时间看回放。

没有了时间、空间的限制,全国的同学都可以听自己的课。对于自己这个想法,矿爷挺得意,还额外解决了教育资源紧缺的问题。

他说:大学老师也要占领网络阵地,不然孩子们都去打游戏聊微信了。

说干就干,一部手机,一个三脚架,整堂微积分课就呈现在了千千万万网友的手机那头。

这是个几乎不需要成本和复杂设备的事情,只要上课的时候,教室里无线网络保持畅通就行了。”“矿爷说。

327堂课7000多金币

矿爷劝学生:把钱留着结婚用

浙大竺可桢学院大一学生吴伟和方艺璇,是帮矿爷做直播的小助手。

竺可桢学院里的学生,都是学霸,给学霸上的微积分,比普通院校的微积分课难度要高一些,涵盖范围也更广。微积分本来就够难了,矿爷的课还要难上加难,真的有人会跟自己过不去来看直播?

其实,很多其他高校的学生都会来看,毕竟上了矿爷的课,简单些的课就不在话下了。吴伟说。

头两次直播,在线人数都在三四千人,后来听课的人逐渐多起来。在线人数最多的时候,有1.3万多人。

苏德矿老师的教学方式能与现代科技接轨,非常棒。方艺璇也说,网络直播授课有自己的优势,在传统课堂,同学们无法插话,但是网络上可以通过即时发送评论与老师交流,老师也可以根据同学们的反应调整上课节奏。对于一些比较难的题,老师看到反馈后可以更通俗易懂地解释,大大提高了课堂效率。

当然,这对老师来说,要求更高了。讲话要更清楚,推导要更仔细,平常上课么,偶尔讲错也不怎么要紧,如果直播了讲错,那就传遍全国了。不过,苏德矿依然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教学方式,尤其是一些好的大学的基础课程,我看都可以采用直播的形式,无偿为全国的学生服务。

矿爷的微博有将近8万粉丝,直播结束后,他都会把视频放到微博上,让网友学习讨论,这种互动,也是对数学的一种推广。

吃着早饭,看着浙大矿爷的直播,假装我还在2011年春天的紫金港。浙大校友周陈彬这条在直播时发的留言,打动了很多人。他说,当年没选上他的课,现在却在直播中圆梦了。

矿爷的直播,每周两节课,到昨天已经进行27次,共获得网友打赏金币7000多枚。按照直播平台的兑换比例,这些金币大概价值70多元。

有些学生说要给我打赏,我劝他们不要打,钱要省着花,将来留着结婚用。”“矿爷开玩笑地说。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把这些金币兑现呢。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3/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