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掠影
  

这所一个学生的学校并不孤独


    以牺牲学生便利为代价,哪怕效率再高,也是不得人心的。为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要考虑到种种特殊情况,以人为本,让每个孩子开开心心地上学。

----------------------------------------------

    重庆市綦江区赶水镇一所叫太公村小的学校,只有一位三年级学生。太公村小是綦江区民族小学的一个教学点,除了每周三由音、体、美三科老师到村小授课,语、数等课程由快退休的老教师令狐克洪一肩挑。校方表示,如果那位学生下学期仍然留在村小,将调其他老师接替令孤老师的工作,每周的音、体、美课程同样继续。(《重庆晚报》3月29日)

    在各方面反思“撤点并校”政策执行的当下,来自重庆的这则新闻让人看到了一丝暖意。据报道透露的信息,太公村小虽然位于山区,但是交通并非特别不方便,家住附近的学生都到山下镇上的学校上学了。当地仍然保留这所学校,仅仅因为唯一的一名学生,坚持在村小继续上学。

    类似“大山里一个人的学校”的新闻,这些年爆出来的也不少,大多类似新闻都伴随着浓浓的悲情感,比如孩子上学实在不方便,没有正式编制的老教师孤守学校等。重庆这所一个学生的学校,却不让人感到多么孤独和悲情。老教师自愿留在村小,固然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当地教育部门对这所学校予以全力支持,其义务教育资源跟镇上的小学完全相同。太公村小是一个学生的战场,却不是一位教师的战争。

    让孩子就近上学,以最方便的方式接受义务教育,是教育工作者的本职。但是,义务教育毕竟是一种公共资源,其分配既要讲究公平,也要追求效率。“撤点并校”就是义务教育追求效率的一个体现,它保证了生源数量,也有利于整合优化教育资源(师资力量、基础设施、教学设备等)。这些年来,大量软件和硬件不达标的学校被撤销,为孩子创造了到更好学校接受较优质基础教育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自愿坚守重庆太公村小的老教师令狐克洪,也不反对让孩子到镇上上学。他希望在退休前说服学生到山下的学校读书,解决维持一个学生的学校所面临的困难。

    当效率与公平碰撞,公平是否要让位于效率?太公村小给出了态度鲜明的答案。到山下读书,不算特别麻烦,可是就有那么一个学生,因为家里特殊情况等原因,不愿意下山上学。如果下发一纸公文,撤销村小,迫使学生下山上学,当然是一种高效的解决办法。然而,以牺牲学生便利为代价,哪怕效率再高,也是不得人心的。为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要考虑到种种特殊情况,以人为本,让每个孩子开开心心地上学。

    目前,我国已经全面普及义务教育,义务教育已经从量的建设转向质的发展。这也意味着义务教育需要在集中和分散之间取得平衡。优质教育资源集中于地区中心学校,对当地教育形象和官员政绩固然有很大帮助,然而,如果因此忽视那些偏远、弱势学校的建设,就会让教育资源的分布失衡,在无形间提高学生接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门槛。

    学校只有一个学生,却不止有一位老师。学生可以正常地上音、体、美三门“副科”,这表达出当地把教育资源投到最偏远角落的意志。这所一个学生的小学,并不悲情,并不孤独,尽管学生少点,但是师生比高啊!从各方面看,它都是一所正常的学校,从中足以读到一种令人尊敬的教育发展观。(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3/3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