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史海钩沉
  

“生活世界”的教育学


作为现象学教育学的开创者之一,马克斯·范梅南教授在《教学机智:教育智慧的意蕴》一书中提出了建立一门新型教育学的可能性。这种新型的教育学即为现象学教育学,在笔者看来,就是“生活世界”的教育学。

“生活世界”是现象学的一个基本概念,是指我们现实地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它是相对于科学世界而言的。什么是“生活世界”的教育学呢?众所周知,我们日常接触的教育学都是以成套的理论知识系统呈现的,“生活世界”的教育学则存在于鲜活丰富的教育活动中。

作为一种源于生活,并在生活中不断发展改进的教育学,“生活世界”的教育学中的教育者不仅是实践者,同时也是教育的研究者。“生活世界”的教育学既然要求回归生活,那么,从事实际教育工作的教师就是最重要的研究人员。他们能真正接触到原汁原味的教育生活,了解到孩子们的所思所想,喜怒哀乐。并能够根据自己积累的经验对每一个孩子面临的问题给予关照和回应,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教育模式。

作为教师,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孩子,他们在成长中会遇到各种各样难以克服的问题,这一切都构成了教育生活的内容。如何帮孩子们应对这些问题,就构成了教师研究的课题。“生活世界”的教育学研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理论研究,它是教师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进行反思和形成经验的过程,它不必形成某种理论形式,也不要求推广。因为在现象学的视野中,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主体,每个教师也自然应该有解决问题的独特方式。

“生活世界”的教育学不太关注抽象理论,而对日常平凡的生活充满兴趣。因为只有在了解了一个人的生长环境之后,才可能知道用何种方法帮他克服困难和对他进行教育。然而,受实证主义教育研究范式的影响,我们日常的教育生活却越来越为技术化的倾向所左右。“教育学从根本上讲既不是一门科学,也不是一门技术。不幸的是,人们常常喜欢用经验科学的方式,来对待和研究它。”(见书中第13页)

实证主义的教育研究范式产生于19世纪下半叶。它以自然科学的方法和程序来处理教育现象,试图通过一系列调查、归纳、实验、统计等方法求得对教育普遍规律的认识,并建立普遍适用的操作技术、方法和模式。然而,教育学属于社会—人文科学的范畴,教育研究的对象,不是作为自然科学研究对象的客观存在的物质及其运动,而是具有丰富个性的人和人所参与的活动。由于面对同一事实不同人有不同的价值判断与价值选择,因此难以对教育实践进行纯粹客观的研究。

在《教学机智》中,我们看到的不是抽象的理论分析,而是一个个教师与学生相处的生活故事,教育是具有不同生活体验的教师和学生共同构建的活动,在共同建构的过程中,每个人基于自己的生活体验有着不同的态度和立场,教师如果对学生的生活体验进行搜集和研究,并针对每个人的不同体验组织教育活动,将对个体的成长和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生活世界”的教育学注重实践和反思。教育本质上是一种实践活动,实践是教育的基础和根据。“生活世界”的教育学从未脱离具体的教育实践。不管是关注学生的生活体验,还是针对学生的生活体验采取教育行动,以及在与学生相处的情境中处理意想不到的情况,都离不开教师的主动参与和积极实践。这就是《教学机智》一书中所要培养的“机智”,即一种灵活地控制局面的能力。而“机智”的形成又有赖于大量的实践经验。

“生活世界”的教育学不仅注重实践,也强调反思。通过反思,我们看问题就有了新的视角,也有了新的理解,因此教育者有必要进行自我反思。反思是与实践紧密相连的。只有针对实践和研究不断进行反思,才能更好地改进实践,教育者才能更好地担当起自己的职责。

简言之,教育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它的意义也需要到生活世界中寻找。《教学机智》就是呼唤我们回到实际的教育生活中,去发现和构建自己的教育学,形成自己的教学模式。(文章来源:《教学机智:教育智慧的意蕴》,[加]马克斯·范梅南著,李树英译,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5/9/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