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史海钩沉
  

最是一年春好处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这首诗大概是韩愈最广为人知的一首诗了。韩愈的诗歌声名极大,被人以“韩诗”相称,而在中国诗歌史上能够直接将诗歌冠以姓氏称呼的并不多见。但事实上,韩愈的诗歌中真正能被人口耳相传的却不是太多。他的诗或被人说成是“以文为诗”,或被人说成“奇险豪纵”,或诗趣淡然,或佶屈聱牙,或矜才炫博,或豪肆生硬,总是难以深入人心。但这首《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是一个例外。

这首诗是韩愈写给好友张籍的。没错,就是那个写出“恨不相逢未嫁时”“洛阳城里见秋风”的著名诗人张籍,他在同族兄弟中排行十八,曾为官水部员外郎,所以,韩愈将他称为水部张十八员外。张籍和韩愈相识很早,来往颇多,二人的唱和诗也不少。这首题为《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的诗共两首,上面引用的是第一首,第二首原文如下:

莫道官忙身老大,即无年少逐春心。

凭君先到江头看,柳色如今深未深。

从第二首诗所写的内容,我们大致知道,韩愈最初可能想邀约张籍一起到外面走走,但张籍却以事多年老相推辞,于是韩愈先作第一首诗相寄赠,极言早春景色之美,试图刺激一下瘫软在家的张籍。

天街,指京城长安的街道。长安城下雨了,韩愈一起句就没能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大概这是漫长的冬天之后长安城里的第一场春雨。初春的小雨,细滑润泽,酥到人的心田里去了。而小雨过后,嫩芽出土,一片淡青。它稀疏而纤细,朦胧而清新,远看似有,近看却无。紧接着,韩愈笔锋一转,用了一个“最”字加上“绝胜”二字,忍不住击掌而叹,这是一年中长安最美的景致了,它实在是、绝对是远远超过了烟柳满城的暮春景色。末句之“满”字用得极好。“满”即多出来的意思,既然是多出来的就不那么稀罕了。同时,“满”也是四处皆有的意思,四处皆有哪里比得上若有若无的美感呢,此处也和前面“近却无”一句相呼应。一种是满了,一种却是刚刚生发开来,清新细嫩,生机盎然。看来,这一雨成春的景象着实让韩愈心中愉悦之至。

写完第一首诗,韩愈还不肯罢休,他还要写第二首诗劝一劝那个可惜错过大好春事的好友,切不要借口公务繁忙、年纪老大就丧失了少年时追逐春天的乐趣。张十八啊,我还是请你忙里偷闲到江边走走,看看现在的柳条颜色是否已经变深?

写这首诗时,韩愈和张籍皆已年过半百。看得出,韩愈比张籍更多出了一丝老大逐春的兴致。至少在此时,退之先生没有用力过猛地显示出他大江大河的一面,而只是全身心地享受着一场早春的细雨,甚是陶醉。这样的韩愈是酥甜可爱的。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5/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