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史海钩沉
  

范仲淹读书台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歌吟的独步古今的布衣情怀和宽博恢弘的政治抱负,被千百年来的仁人志士所推崇,成为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其实,警句之思初萌于湖南安乡县城西北的虎渡河畔,书院洲上,兴国观里——范文正公在这里的读书台。

  关于范仲淹读书的掌故,《宋史》有两处明确的记载。一为《宋史·范仲淹传》:“仲淹二岁而孤,母更适长山朱氏,从其姓,名说。少有志操。既长,知其家世,乃感泣,辞母去之应天府,依戚同文学。昼夜不息,冬月惫甚,以水沃面;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

  范仲淹系范墉和续妻谢氏所生第五子,两岁时,父亲病逝。其母迫于家贫改嫁朱文翰;宋真宗至德至咸平年间朱出任安乡县令,范仲淹“侍母偕来”,被寄放在书院洲兴国观读书,“寒暑不倦”。

  兴国观,又名南相寺,雄踞在鹳江(澧水别称)之心的书院洲上,建于北宋太平兴国年间。观之后院东侧耸峙书舍,舍前卧一石台,人称读书台。此地很少有前来跪拜的香客,高墙边的钟声也飘到云外,窗前丛丛芭蕉,绿叶如伞,每当“骤雨来集,秋风送响,飒然可听”。范仲淹“少有志操”,以天下为己任。一日薄暮,背诵诗文渐入佳境,忽然天上乌云滚滚,秋风飕飕,淅淅沥沥的雨点洒在身上,竟浑然不晓,直到观中的司马道士送来雨伞。后“书台夜雨”成为名垂后世的胜地,勤奋好学的典故。

  五度寒暑,范仲淹的足迹也踏遍了澧州。除了在兴国观读书,澧州城西也曾一度借居求学。即“适来武子之乡,尝慕文山之学”,“效囊萤于早岁,诵读弥勤”,屋前的两口池塘,铜镜新磨,云影徘徊。他固定在一口塘里醮水磨墨洗砚,固定在另一口塘里荡涤朱笔。日久天长,这两口池塘里的水和虫虾也被分别染成了淡墨色和朱红色(“其池水中水石草虫尽为墨、赤之色”)——足可量取范仲淹励志苦学的韧劲和毅力。后来,人们就把一池池水如墨的池,叫洗墨池;一池池水似丹的池,叫朱池。

  澧州百姓对范仲淹苦读、志操、善政等懿行极为敬慕、推崇并以之为法度,不仅留存荡漾丹心映照的千古名池等古迹,在他辞世不久的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年)兴建祠堂纪念,而且根据传说在书舍遗址重建范文正公书台。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年)范仲淹逝世一百四十四周年,范处义以殿中侍御史持节荆湖北道,巡视安乡,见“文正范公读书堂在焉”,晓谕县令刘愚,将“读书堂”扩为“范文正公读书台”,并置祭田四十余亩以敷开支。“邑有范仲淹读书地,为绘像立祠,兴学,士竞知劝。”——《宋史·刘愚传》将此事作为刘愚的政绩进行称颂。刘愚由江陵教授调任安乡县令后诸多善政,其中为范仲淹建祠、绘像、兴学是很重要的一项。

  范仲淹逝世后谥为“文正”——九五之尊的皇帝决不会将大臣的最高谥号轻易地诏赐,因为这是唐以后文人做官一生的终极梦想。在文学上,范仲淹写过著名的《岳阳楼记》,雄视千古,广为传诵;在词赋上,范仲淹却是北宋初年词坛中“言志”一派的开创者,东坡居士豪放词风的先驱,他的《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表现士大夫的壮烈意志和逸怀浩气,使词具有较多的社会内容和开阔的风格。因此,“问学精勤,立大志于穷约者,莫如范公;成大勋于显用者,亦莫如范公。”而范仲淹少时就读于安乡,不仅是潺陵的荣幸,更是武陵的荣耀。(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17/11/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