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教苑肖像
  

三八节缅怀:伟大的小脚教育家吴贻芳


 凡是见到她的人,不论是国民党的所谓“政界要人”,还是咱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或是外国的元首和平民,不论是军界将帅、学界泰斗,还是一般的工人、农民、商人、学生,包括毛泽东、周恩来夫妇、郭沫若,也包括蒋介石、宋氏姐妹、李宗仁等,都对她肃然起敬。 

受到几代人喜爱的伟大女作家冰心,在吴贻芳去世后,以“一代崇高女性”为题著文纪念,深情地说:“我没有当过吴贻芳先生的学生,但在我的心灵深处总是供奉着我敬佩的老师——吴贻芳先生。” 

1941年3月的一天,吴贻芳在国民参政会主席台上主持会议,德高望重的中共元老董必武坐在下边听她讲话,边听边对邻座的人说:“像这样精干的主席,男子中也是少有的!” 
  
(一)伟大的教育家 

吴贻芳,江苏泰兴人,生于1893年1月26日。吴贻芳记事时,母亲早为她缠成了一双三寸金莲,所以缠足并未给她留下多少痛苦的记忆。她的一双小脚非常美,瘦瘦小小窄窄弓弓软软款款周周正正尖尖翘翘。她夙具慧敏,幼承家学,11岁时到杭州外祖母家,进公立杭州女子学校读书。1914年2月随姨父陈叔通全家移居北京,到北京女子师范学校任英文教师。1916年2月就学于著名的南京金陵女子大学。1922年5月,吴贻芳获巴勃尔奖学金,赴美国密执安大学留学,先后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哲学博士学位。 

1928年,吴贻芳应聘回国,担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继任校长之后,以她博学多闻的才能,丰沛的活力,庄重严谨和身教重于言教的作风,来主持金陵女子大学的校政。从1928年到1951年,她在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岗位上一做就是23年。她是我国第一位女大学校长,也是我国任职时间最长的大学校长。 

她为金陵女子大学规定的校训是:“厚生”。她说,“‘厚生’是我们人生的目的。我们不光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和造福社会。这样不但有益于别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而更丰富。” 

她为金陵女子大学规定的办学宗旨,是把学生培养成“具有高尚的理想,不图个人的私利,掌握一定的专业基础知识,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同学互助合作,对社会有至诚服务的态度,对国家从爱国主义出发,在各自岗位上,尽到自己应尽的义务。” 

为了实现这个办学宗旨,吴贻芳倾注了大量心血,她以校为家,勤勤恳恳,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教育。平时,她慈母般地对待学生。正如她的学生所说:“吴校长坚定而慈祥的眼神,总给人以信心。” 

金陵女大原是一所教会学校。吴贻芳担任校长后,在有形无形间,慢慢地冲淡了教会色彩。学校不再强制要求学生做礼拜,还把圣经课由必修变成选修。一段时间后,吴贻芳取消了宗教系。 学生也由最初必须来自宗教家庭或毕业于教会中学改为通过入学考试向社会招生,只要考试合格,不论出身,不论贫富,一视同仁录取。 

吴贻芳一向主张,绝对不让孩子因为贫困而辍学。家境贫寒的学生一进校,就会安排到图书馆值勤,到实验室打扫,进行勤工俭学。她们不但可以读书,还享受一些特殊的照顾。  

她最早在中国的大学里推行学分制、积点制,取得了教育界公认的好效果。 

为了使学生毕业后对社会有较强的适应性,吴校长主张一方面基础知识要扎实,另一方面又要扩展知识面;既要有深度,又要有广度。金陵女大实行主辅修制度,做到文理相通。文科生要掌握一定的理科知识,理科生也要选修一定学分的文科课程。这样,就打破了当时社会对妇女就业的种种限制。凡金陵女大毕业的学生,很快便适应工作岗位并做出成绩。 

她穿着旗袍,梳着发髻,戴着眼镜,夹着皮包,身材苗条挺拔,仪态雍容秀美,行姿优美莲步轻移,风度非凡有如天使。她从外表到内心,她的一言一行,都像天使一样圣洁无瑕。学生们回忆,吴校长在指导她们生活常识时,把臭虫称作“一种让我们不舒服的虫子”。 学生们在她的潜移默化下,都很注重追求美好的仪态及高尚的心灵。在金陵女大,所有考试均无监考老师,把考卷发给学生,老师就可离去。几十年下来,全校没有一个学生考试作弊。  
 
 
抗战期间,金女大迁到成都郊区。吴贻芳还和教师们构思了一套完整的教育改革计划。组织学生成立社会服务团,到学校附近的贫民区,办培幼小学,教妇女识字、刺绣,提高母鸡产蛋率。 成立乡村服务处,步行一百多里,办青年妇女儿童培训班。吴贻芳还组织成立“战争服务团”,亲自带领学生,为伤病员抬担架、包扎伤口,抢救被敌机炸伤的居民。1944年,全校有40多名学生报名参军。  

在吴贻芳执掌校务的23年中,金陵女大誉满中外。金陵女大的学士学位得到了英、美等国各著名大学的认可。她的学生到国外这些著名大学深造,只要持有吴贻芳签发的金陵女大毕业证书,就可免试入学。金陵女大先后向国内外输送了999名毕业生,被称誉为吴校长送给社会的999朵玫瑰,她们都是各方面的优秀人材,其中许多人成为建设新中国的第一代女高级知识分子,在教育、文化、科技、经济、外交等战线以及党政部门作出了很大贡献。 

蒋介石和宋美龄曾面请吴贻芳出任中华民国家教育部部长,她以一句“我不会做”婉言谢绝。 

李宗仁当了代总统后,在拼凑班子时,委派当时较有人望的张治中去请她出任教育部长,被她再次拒绝。 

拒绝当国民党教育部长的吴贻芳,1951年欣然接受任命,当了江苏省教育厅长。1956年被选为江苏省副省长,分管教育、文化、科技、卫生、体育。1981年,88岁高龄的吴贻芳再度当选为江苏省副省长。她迈动一双小脚,走遍江苏城乡,到过千余所小学、中学、中专、大学和工读学校、职业学校,调研、视察、检查、指导。江苏省的教育事业长期走在全国前列,是同吴贻芳的直接领导分不开的。 

吴贻芳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的教育事业。 邓颖超曾称赞她“桃李满天下”。 

(二)誉满中外的社会活动家 

在国内外都视缠足为“陋习”的漫长年代里,终其一生,吴贻芳既没有跟随“潮流”放脚,也没有把自己的小脚矫饰成天足。她一生裹着小脚,穿着三寸莲鞋,走进校园,站上讲台,登上政坛,成为伟大的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倒是宣传媒体顺应潮流,为尊者讳,很少让吴贻芳的小脚出现在影视镜头里和报刊图片中。 

早在读书期间,吴贻芳就表现出十分出色的组织和领导才能。在金陵女大,她以优秀的学业、善良的爱心、磁石般的亲和力,被推选担任学生自治会会长。6月6日,袁世凯在讨伐声中死去,学生召开庆祝会,吴贻芳首先讲话,她以沉稳的语调,历数袁世凯的罪状,讲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赢得了同学们的热烈掌声。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斗争的烈火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金陵女大的学生被爱国热情所召唤,学生自治会决定参加罢课。吴贻芳带领学生走上街头,投入这一伟大的革命洪流。北洋军阀政府在全国人民的巨大压力下,不得不在6月10日下令免去卖国贼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的职务,同时,中国代表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五四”运动取得了胜利。不久吴贻芳以优异成绩毕业,成为中国获学士学位的第一批女大学生。 

在美国密执安大学留学期间,吴贻芳的一双小脚引起各国同学的好奇。她告诉他(她)们,这是母亲的心血凝成的,是上帝送给自己的礼物。这双小脚并没有影响她攻读生物专业,也没有妨碍她发挥和发展自己的才能。入校半年后,她就被推举为北美基督教学生会会长。1925年,又被推举为留美中国学生会副会长。这年6月,国内爆发了“五卅”运动。当时,美国各大报纸都刊登了这一消息,吴贻芳在紧张的学习中注视事态的发展,她对日本资本家和英帝国主义的残暴行径痛恨异常,迫切希望祖国强大起来,不受外侮。1926年的一天,澳大利亚总理应邀来演讲,听讲的师生有四千多人。演讲中,这个总理傲慢无礼地声称:“中国不能算一个独立的近代国家。”在场的中国留学生为之哗然,群情激愤。吴贻芳更是气愤,她说:“这是对中国人的诬蔑!”当夜写一篇批驳文章,刊登在《密执安日报》上,不仅激起中国同学的爱国热情,而且美国同学和其他外国留学生见了她,都翘起大拇指表示赞许。 

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国历史发生了巨大转折。7月初,蒋介石邀请著名教授和社会名流到庐山商谈国事,吴贻芳亦在被邀请之列。会议一结束,她就急忙赶回南京。从8月15日日寇开始轰炸南京起,正常的教学就被迫中断了。吴贻芳和校务委员会商量,决定西迁。1938年1月,吴贻芳与师生一道到成都华西坝,借华西大学的教室上课,在动荡不安和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坚持办学。她一边认真教学,一边参加力所能及的社会活动。“七·七”事变后,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总会成立,宋美龄任主任委员,吴贻芳当选为执行委员。吴贻芳还参加了宋美龄在庐山举行的妇女领袖会议,讨论抗战时的妇女工作。1938年3月,由包括邓颖超、何香凝在内的各方面知名人士183人,发起成立了战时儿童保育会,负责扶养遭受战火灾难、流落街头的儿童,吴贻芳任保育会的常务理事,做了许多工作。 
 
1938年7月6日,国民党政府在汉口召开第一届国民参政会,吴贻芳与中共代表毛泽东、董必武等一道,被聘为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41年3月1日,国民参政会第二届第一次大会在重庆开幕,会议选出蒋介石、吴贻芳等  5人组成主席团。此后,吴贻芳连续当选为第三届和第四届国民参政会 5人主席团的成员。她的组织才干和社会活动能力,得到社会各界的公认。 

1943年3月,吴贻芳组织“中国六教授团”,赴美宣传抗日,争取美国朝野对我国抗日战争的支持,使美国各阶层人士看到中国人民抗击外国侵略者的坚定决心。美国总统罗斯福称颂吴贻芳是“智慧女神”。 

1945年4月在美国旧金山召开联合国制宪大会。4月,吴贻芳作为我国无党派代表与国民党代表宋子文、中共代表董必武等出席大会。25日,大会隆重开幕。轮到中国代表发言时,吴贻芳站了起来,她迈着一双小脚,庄严地走上主席台,发表了即席讲话。她从中国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讲起,讲到了维护世界和平和重要性,代表们被她的精彩讲演所吸引,竟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此事在美国引起广泛注意,吴贻芳被邀请至各妇女团体大会发表演讲。会议期间,旧金山米尔期学院在其八十八届毕业典礼上,授予吴贻芳哲学博士学位。吴贻芳等代表中国在大会制定的联合国宪章上签字。她是世界上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唯一女性。 

1946年6月,蒋介石挑起全面内战,激起全国人民愤怒抗议。23日,上海工人、学生举行游行示威,并推派马叙伦等十一人为代表,赴南京向蒋介石等呼吁和平,代表到达南京下关车站时,遭到国民党特务包围毒打,致使多人受伤,酿成“六·二三”下关惨案。惨案发生后,一位女记者采访吴贻芳,吴在谈话中指出:“下关事件侵犯了人身自由”,应该“严惩凶手”。为此,吴在11月15日召开的“国大”会上辞去主席团候选人,受到各界人士的赞扬。 

1947年5月20日,南京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五·二0”惨案,国民党军警、特务在珠江路对游行示威的学生进行疯狂镇压,当场打伤五十余人,重伤三人,失踪四十余人。同一天,国民参政会四届三次会议在南京召开。在蒋介石邀请出席的午餐会上,吴贻芳当面责问蒋介石,并要求将南京市警察局长撤职,从而触怒了蒋介石。1949年4月22日前后,国民党政府作鸟兽散,留在南京的吴贻芳等德高望重的社会贤达,联合各界组织治安维持委员会,收集散兵和枪支,维持社会秩序,并致电毛泽东主席,欢迎人民解放军“和平接稷”,“静静地等待着光明的到来”。 

1949年9月,她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与新中国的缔造者们一起,共商建国大计。10月1日,她参加了国庆大典观礼,亲眼目睹了毛泽东主席有天安门城楼上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聆听了毛主席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954年9月,她出席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大会。 
1956年8月,在江苏省人大一届四次会议上,吴贻芳当选为江苏省副省长。 
吴贻芳1955年3月参加中国民主促进会,并连续几届当选为中国民主促进会副主席和江苏省主任委员。 

在生活方面,吴贻芳从来不搞特殊化。组织上安排了一对夫妇照应她,夫作司机,妇作保姆。“文化大革命”初期,吴贻芳已是 73岁高龄了。这对夫妇决不肯造她的反,依旧照应她,但她也坚决不肯用小车子了,上下班、外出开会都和群众一样挤公共汽车。只在外事活动时才用一下小车。当时,人们常常能在南京三路公交车上见到她,只见他一手高举抓住车顶横杠,小脚伶仃颤巍巍地挤夹在人丛中。有一次居然有位年轻人给她让座,老人喟然说道:“你可怜我老太婆啊。”真是一语道尽沧桑。 

(三)爱国的“智慧女神” 

“文革”结束时,吴贻芳已年过八旬。但她仍继续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为她一生所系的教育事业不息地工作着。她经常要求教育工作者:“爱祖国不是一句空话,爱祖国就要热爱你们从事的事业,热爱你们的教育对象——青少年。因为他们是祖国的未来,祖国的希望,只有他们这一代健康成长,国家才能日渐昌盛。” 
 
 
1979年2月,吴贻芳收到母校美国密执安大学校友会的来函,通知她荣膺“智慧女神奖”,并邀请她去美国领奖。“智慧女神奖”是密执安大学授予那些终生致力于某种专业有杰出成就、对社会事业和世界和平作出重大贡献、为母校取得了荣誉的女毕业生。4月27日中午,吴贻芳参加了隆重的颁奖仪式,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她从密执安大学校长史密斯手中接过象征智慧与和平的银质奖章。史密斯在致词中赞扬吴贻芳“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和进步的女政治家”。吴贻芳用流畅的英语作了答词。她说:“这不仅是美国人民给予我个人的荣誉,也是给予我的祖国、我国人民,特别是我们中国妇女的荣誉。” 

吴贻芳在美逗留了两个月,到过八个城市,还参加了在美金女大校友的双周年会。在会上她深情地讲:“为什么你们现在在国外受到人们的尊重,这和祖国的兴旺发达是分不开的,因为背后有祖国这个坚强的靠山啊!这一点,你们一定有深深的体会,饮水思源,怎叫人不眷恋自己的祖国啊!”回江苏后,她曾在多所高校和群团组织中作过访美报告。她说在参观美国114层的世界贸易中心时,电梯用一分钟就到了107层,从这里可以鸟瞰整个纽约市,陪同的美国友人指着窗外告诉她:“这里既有好的东西,也有坏的东西,一切取决于你想看什么。”因此,她谆谆告诫青年人:“现在建设四化,同样是每个热血青年的责任。不要以为资本主义什么都好,不要光羡慕人家。儿不嫌母穷,起码要爱你的祖国。” 

1982年3月吴贻芳因病住院治疗。在住院期间,她提笔整理了《金陵女大四十年》,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史料。在吴贻芳的多次请求下,江苏省人大于1983年批准她辞去了副省长的职务。这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民主促进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她再次当选为民进中央副主席。会议期间,在首都医院她被检查出痰中有绿脓杆菌,需住院治疗。回南京后,江苏省委、省政府安排她住进南京鼓楼医院。1984年1月26日,吴贻芳91岁诞辰,省委领导人前往医院祝贺,并送上省委的致敬信。信中这样评价她的一生:“这几十年的奋斗中,你以卓越的社会活动才能和在教育事业上的建树,成为中国近代教育史上一位杰出的女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对于您这样一位为人民的事业作出积极贡献的老同志,我们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1985年11月10日上午8时30分,吴贻芳用她的一双小脚走完了92年的智慧人生。中国女界的一颗巨星陨落了!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金陵女子大学原址(在现在的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已经改建为“贻芳园”。“贻芳园”内立有吴贻芳铜像,还建有“吴贻芳纪念馆”。“吴贻芳纪念馆”陈列、展出吴贻芳先生的生平业绩,分成逆境中成长的女性,伟大的女教育家,享有盛誉的社会活动家和风范长存四个部分,通过100多件遗物和不同时期的图片,从不同侧面展现了吴贻芳热爱祖国、追求真理,积极参与人类进步事业的高尚风范。一些出版社还出版了多种版本的吴贻芳传记,并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上发行。文艺界根据她的事迹创作了电影《吴贻芳》和电视连续剧《吴贻芳》。在她逝世10周年时,出版了《吴贻芳纪念集》。 

吴贻芳虽然离开了人世,但是,她的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共产党的品德,她为人民的事业奋斗到生命最后一息的精神,她的无私而圣洁的形象,却永远留在我们心里。中华民族将永远记住这位伟大的女性。 

来源:《中华人物》2004年第8期  

发布者: 陶桃  发布日期: 2007-03-08     返回
陶行知研究中心